5.0

2022-08-30发布:

我是良家

精彩内容:

  我叫陳思宇,目前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別被我的寶寶們嚇到,我才2
8歲,對于一個女人來說,我很幸福,大學畢業就工作了,更在工作不到半年的
時間裏就和我的老公相識、相愛走了一起,並建立了幸福美滿的家庭,我還爲我
的老公孕育了一雙兒女,更有可親的公婆幫我們養育孩子爲我們分擔憂愁。
  今天對于我來說也同樣是個幸福快樂的日子,一是因爲多年的好閨蜜終于要
把自己嫁出去了,電話裏聽著露露興奮的聲音,我都感覺到滿滿的幸福包圍著我,
二是老公帶團出差了叁周,終于要回來了,這對于我來說是又一次的小別,更能
勝于新婚。
  站在穿衣鏡前的我搔首弄姿,既要在好姐妹的婚禮上驚豔一下,就能讓歸來
的老公體會到我的妩媚和迷人,我承認我沒有大長腿和白皙的皮膚,生過兩個寶
寶後的身材也有了小肚腩,但我可不甘心成爲黃臉婆,我和老公一起去健身,既
能保持的我屁股峭立,還能讓我C罩杯的奶子不會下垂。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傲
人的雙峰會讓多少小女孩們羨慕?男人幺,你能有你的大長腿爲他們解決問題幺?
  哼哼。
  唉,不過老公不在的日子裏,我也真的有些放縱自己了,健身館也不是每天
都去,叁天打魚兩天曬網,還時不時的和姐妹們出去喝點小酒,撸點串子。吃貨
的傷悲往往都是在照鏡子的時候,兩周前爲准備露露婚禮定做的短旗袍已經拉不
上拉鏈了,這可怎幺辦,我光著屁股在穿衣鏡前使勁的揉著小肚子,真希望有瞬
間變瘦的藥,哪怕只能堅持幾個小時也好,好讓這討厭的小肚子收回去。不過我
還是蠻聰明的,找出了老公爲我買的塑形內褲,雖然老公真的不喜歡它,因爲脫
起來太費勁。但正好勒住了小肚子,雖然有些喘不過氣,端莊大方的樣子能保存
幾個小時即可,反正婚禮上是肯定不能再胡吃海喝了。配合塑形內褲再搭一條黑
色的連褲襪,如此雙重束縛終于能體現出S的感覺,至于我的奶子幺,就讓她們
放松一下吧。
  「叮咚」門鈴響了,還伴隨著閨蜜李碧涵的聲音,這死丫頭來的真早,煩人。
  約好10點出發,還沒到9點就嘚嘚瑟瑟的來了。
  「開門啊,不開門就是有奸情,我來抓奸」煩死人的家夥。
  「來了,來了」免得她胡說再引起鄰居們誤會,我就穿著絲襪裸著胸,隨手
一件睡袍包了一下就去看門了。
  「煩人精來這幺早,我還在換衣……哎呀怎幺他們還在啊,你不說一聲,我
沒穿衣服」討厭的碧涵沒說她身後還站在兩個男人,老七和孫磊,都是老公的好
哥們,碧涵和老七正在熱戀,而孫磊從和今天的新娘露露有過一段搞笑的戀情。
  我咒罵著碧涵二貨就沖進臥室,女人的心裏幺,你們可以在沙灘上肆意的欣
賞我的比基尼,但絕不允許在公交上偷窺我的內衣。
  「誰知道你在家幹嘛呢,說好了10點出發,我們還不能早點來啊」碧涵還
在巧言狡辯!
  客廳裏兩個男人沒好氣的壞笑,臭味相同的人在一起就會變的更臭,老七不
說了,老公的死黨、鐵哥們,在被家裏經濟封鎖的日子裏還在我們家借助一段時
間,孫磊則不同,我們並不熟悉,知道他和老公經常在一起喝酒,還和露露有過
一段戀情,最終被露露父親堅決反對給拆散了,至于原因幺,露露的父親是孫磊
的直屬領導,孫磊爲了孝敬他老人家,帶著老人家喝花酒找小姐,可他並不知情
這位領導就是露露的父親,當見家長的時候傻了眼,老人家堅決反對這個用心不
良的准女婿,就此准女婿也變成了最沒准的女婿。可憐啊~ 碧涵非要沖進了陪我
換衣服,還給展示了老七幫忙挑選的拉丁風格,一件薄紗的襯衫在肚臍上打上了
結,裏面一件白色的砍袖背心,配上牛仔短褲,還有一雙松糕鞋,如此裝扮更襯
托出碧涵174的身高帶給她白皙的大長腿,的確這是老七深愛的風格,看的出
來,老七把碧涵抓的很牢,能讓一個女孩按照自己喜歡的風格去穿衣的男人,絕
對的舉足輕重!
  「呦呦,才處幾天啊,就什幺都是老七說了算了,我看你身深陷其中啊」
  「少來,我也喜歡,他說這樣顯得我更特別,腿特長,拉丁範」
  「陷入愛情中的女人智商就是0,老七可是玩世不恭,他玩心不死,你想抓
牢,別被他套牢了」
  「哎呀,我們處的時候,你就說老七怎幺怎幺色,可到現在也沒發現啊,所
以姐姐您就當好您的辣媽,別當我的老媽默默叨叨地……」
  「呵呵,進展到什幺程度了,他把你拿下沒?」
  「沒有……,我也奇怪了,都說老七風流,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基本10天半
個月就挂了,可我還幸存,我們就KISS了,在我家樓下,其他什幺都沒有了」
  「哈,老七這是怎幺了?最近身體不方便?還是吃素了?」
  「去去,不許說我家老七壞話,你才來事了呢,你大姨媽組團來!」
  懶得和碧涵鬥嘴,我穿上了定制的旗袍,精心的打理著頭發,在客廳裏兩個
男人的催促下上路,參加好姐妹的婚禮。
  露露一臉的幸福,嬌小的她旁邊站在一位油膩膩的老公。挺著肚子,肥頭大
耳的樣子看著就喜慶,用露露的話說,雖然他不夠精致,但足夠的寵愛我,家境
也殷實,這就夠了。看的出露露很滿意她的婚姻,對于其他女人來說,這真的就
足夠,但對于來說,我的老公必須要足夠的硬,才能滿足我的需要((*^__^*)
  嘻嘻)。
  婚禮很氣派,還請了位明星幫忙主持,在婚禮結束的時候,我准備打理下頭
發,就躲進了廁所,當出來的時候,看到老七在一個走廊裏抽煙,旁邊的碧涵傻
呆呆的向走廊深入張望。
  「幹嘛呢,走啊,跟露露道別,咱們就撤了,下午我老……」話還沒說完,
就被碧涵捂住了嘴。
  「小點聲,露露在這呢,孫磊跟她說話呢」
  順著碧涵指點的方向,看到了,紅色的小旗袍的露露和孫磊竟然抱在一起。
  我靠,搞什幺啊,這不是找打幺,人家新婚,你算什幺啊,來抱新娘子,還
是,還是那種……哎呀……
  老七打了個手指響,示意孫磊該走了,就這樣我們一行幾人在露露的注視下
悄悄的離開了,但願沒人發現,否則,真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孫磊沒跟我們回家,自己去喝悶酒了,我們叁人回家准備飯菜,等待著老公
的回來,叁個多小時的飛機到家也得1點多。舍不得脫下精心准備的旗袍,爲了
是讓老公驚喜,在碧涵和老七的幫助下,總算是弄了一桌子的酒菜,就待相公。
  門終于敲響了,我忍不住的寂寞終于可以爆發了,我撲到老公的身上,和他
深情的熱吻,不管碧涵嘲諷,老公也真是實在。
  「肏,想死我了,去趟廣州,趕上嚴打,憋死我了,肏咋這幺多人呢?」老
公才看到廚房裏的老七和旁邊打招呼的碧涵。
  「姐夫好~ 」碧涵一臉的嬉笑,「小姨子好,吃飯沒呢,沒吃老七你們出去
吃去」
  「啊?剛做好,等你呢」碧涵還沒明白老公的意思,到是老七清楚了,「肏,
忍一會能死啊,給你做一桌子飯,回來就攆我們走?」
  「馬骝利索的」我請客,老公不由分說的把碧涵和老七趕出了家門,回身就
抱起了還有些愧疚的我沖進了臥室。
  「真他媽的想死我了,今天穿這幺漂亮幹什幺,等誰呢?」
  「呵呵,熊樣,等你呢,猴急什幺啊,讓老七他們,哎呀,輕點……」話沒
說完,老公的大手就隔著我的旗袍揉起我的奶子了,真擔心這旗袍被他抓壞。
  「等什幺等,餓死我了,憋死我了」老公的手在我奶子上狂抓,不停的用他
褲裆裏的大雞吧盯著我的小腹。
  「還黑絲,勾搭誰呢。快說,不說幹死你」
  「就不說,你來啊,你來幹死我啊」我等不及老公的擁抱,等不及老公的大
雞吧把我插上天。
  「老公,別,我自己脫,別撕啊」話還沒說完,老公就已經撕壞了我新准備
的絲襪,當老公想進一步攻擊的時候,遇到了巨大的屏障,那條塑形內褲,「不
是禁止穿這個嗎?不知道脫著費勁幺?」老公真的是憋壞了,他不會再等待一分
鍾,憤怒的撕扯我的塑形內褲,甚至抱起我的屁股去咬跑內褲中間紗質的地方,
直到看見我的陰唇和濃密的陰毛,「哎呀,敗家啊老公啊,好貴的,我是用來勒
肚子的,要不這旗袍都穿不上」提到旗袍,我一個激靈,感覺伸手從後面拉開拉
鏈,虎老公別再把這兩千多的旗袍給我撕了,還沒等旗袍都退下來,老公的雞巴
已經在被撕壞的連褲襪和塑形內褲中直接插了進來,還不是很濕滑的陰道內猛然
的插進這根火辣辣的雞巴,真的讓我有些吃不消,更何況老公的雞巴真的是很長,
直接插到了底,疼的我冷汗都下來了,「疼啊,疼,死犢子,你想要老娘的命啊」
  「錯了,錯了,好老婆,想死我了」老公的告饒讓我緩解了疼痛,我又何不
想我的老公呢,一次帶團少說一周,多說就是叁周,這叁周的等待終于換回了這
小別後的溫存,我抱緊老公的脖子,咬著嘴唇享受著暴風雨一般的抽插,管不了
旗袍,不記得什幺塑形內褲和絲襪了,只在乎那根讓我無比享受的大雞吧,它能
讓我一次次的高潮,能讓我爲我最愛的老公生出一雙兒女,那粗大的龜頭讓我更
感覺到陰道深處的摩擦,還有兩顆巨大的蛋蛋撞擊著我的屁股,一次、一次、又
一次的,沒有前戲,不用浪漫,就這幺直接,仿佛插進了我的子宮,抵近最深處,
我幾乎熱淚盈眶,當老公更用力,更快速,連喘息聲都加大的時候,我知道他要
射了,憋了叁周的老公,肯定是無法持久。我也一樣,就讓我想爽一下,再去慢
慢體會做愛帶來的性福感。我也感覺到自己也要傾瀉而出,這就是夫妻的默契,
幹柴烈火的碰撞。
  「啊,啊,要射了,媳婦,我要射了」老公怒吼著「啊,我也來了,來了,
給我老公,肏我啊,全給我啊,快啊,啊……啊……啊……」
  全身顫抖的我,淫水終于傾瀉而出,在老公大雞吧的掃射中,兩股暖流在我
的身體內交融在一起。我喘氣粗氣,慢慢的體會老公還在我陰道內跳動的雞巴,
它依然是堅硬的,我知道我們今晚一定是個不眠之夜。我坐起身,讓老公躺在床
上,我好想去呵護那讓我性福的大寶貝,我迫不及待的捧起老公的蛋蛋,一口就
含住了老公的大龜頭,我要把殘留的精液都吃幹淨了,一滴都不剩下。
  「叮咚」
  「肏,這他媽的誰啊,真會趕時候」老公氣洶洶的罵道,是啊,誰這幺討厭
啊,打攪人家的性福生活,才剛剛開始就要讓這性福就結束幺?老公撿起了脫著
地上的褲衩,光著膀子去開門,門外是有些壞笑的老七和羞答答,嘻皮笑臉的碧
涵。
  「肏,你們沒走啊」
  「走你媽逼」
  「走你媽逼!」老公跟老七又開始鬥嘴了。
  碧涵挪身進了屋,老七也跟著進來,剩下老公傻呆呆的站在門口,我趕緊傳
送家居服,碧涵就進來了。
  「小宇姐,我們沒走,一直在門口呢」碧涵神秘兮兮的說道。
  「啊,那怎幺不進來啊,在外面待著這幺半天」我說完這句就真的後悔了,
怎幺進啊。
  「怎幺進啊,呵呵,我餓了,婚禮上都沒吃好」碧涵又跳著腳跑了出去,留
著我也傻呆呆的坐在床上。
  老七和碧涵真的沒走,在門口坐在樓道間裏說著情話,可能真的是我們聲音
太大了,老七聽到老公喊的射了,也自然也聽到了我的聲音,又等了一會,就按
門鈴了,後來老七自顧自的給我們撐了飯,而他自己先吃了起來,飯桌上少不了
兩個男人的鬥嘴,還有碧涵的添油加醋,我還是有些害羞,一直不敢說話,老七
是見過世面的,但碧涵在我眼裏還是個小妹妹,同樣我在她心裏也算知心大姐了。
  可這回知心大姐有點那啥了……
  飯後,沏了點茶水,老公和老七談著什幺,我拉著碧涵悄悄的進了臥室。
  「你們倆都聽見了?」我問碧涵。
  「啊,那幺大聲,聾子啊,聽不見」
  「那你們都聽見什幺了?聽見你姐夫喊還是……」我沒好意思說。
  「哎呀,都聽到了,來了,來了……嘿嘿」碧涵一臉的壞笑,氣的我上去就
掐她。
  後來老七提議去看電影,碧涵第一個贊同,其實我也很贊同,結婚後就幾乎
沒去過電影院,就算變形金剛這樣的電影上映,也沒有,都是等著老七從網上下
才看到。一路無話,老七開車帶著碧涵,老公開車陪著我,在車上我還問老公你
們倆爺們在外面說什幺,老公說老七嘲笑他時間短了雲雲。
  電影院的氣氛真的不錯,老七選了靠後的位置,讓我很不開心,難得看一場
電影,人又不多,幹嘛選這幺偏的位置,可這樣的不高興當電影開始的時候就全
都煙消雲散了。我和碧涵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碧涵還是上午的打扮,我則被老
公要求只能穿短裙和T恤,還不追戴乳罩,內褲也有要求,只能是丁字褲。我起
初還沒理解他的意思。但當電影剛開始的時候,老七和碧涵就開始接吻了,原來
老七是選這裏來過瘾的,呵呵,看來在門外的老七也被我刺激了一下,老公也不
老實起來,手指順著我的短裙伸了進來,撥開了我剛換上的丁字褲撩搔著我的陰
唇。當手指觸及到陰唇的時候,我不禁顫抖了一下。我有包遮擋著老公的手,生
怕邊上的碧涵看到,可老公示意我回頭看他們,才發現,老七的手已經順從碧涵
的牛仔短褲邊緣伸進去了。我似乎受到了鼓舞,側身抱住了老公的脖子和老公熱
吻起來,老公的手指暢通無阻的伸進了我的陰道,拇指不停的撥弄我的陰核,胳
膊帶動著手指在我的陰道內不斷的摩擦,我很快就感覺到自己的陰道內濕了一大
片,這感覺真的好刺激,上次這樣的嘗試還是在結婚前。我聽到了碧涵發出的呢
喃的聲音,我猜想老七的手指也找到了地方,我想去抓老公的雞巴,但當手觸及
到老公的褲裆的時候,才發現老公的雞巴已經從拉鏈裏蹦了出來,我顧不得這些
了,直接逃開了老公的嘴巴,去含老公的雞巴,受到刺激的老公,哦了一聲,也
讓我們四人都嚇了一跳,雖然電影院裏足夠的黑暗,但畢竟這是公共場所。我停
留一會,怕被人發現,老公則又催促我,我顧不了那幺多了,我要好好的飽餐一
頓,老公的手臂跨過我的後背,將裙子都掀開了,摸著我的屁眼和陰道,手指還
在我屁眼上打轉,時不時還會插一下,我知道我這個姿勢會讓老七和碧涵看個通
透,只希望電影裏一直都演夜景,不要有一絲的光亮,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雙
手和嘴巴都有些酸了,才感覺到老公的雞巴開始發脹,我一鼓作氣的雙手齊上,
加上舌頭和嘴巴的作用,終于老公的龜頭一漲,一股股腥臭的精液噴到了我嘴裏,
也許是噴的太深,讓我有些幹嘔。我利索的幫老公清理幹淨,幾乎把所有的精液
都吃進肚子裏,當我起身坐好的時候,才發現碧涵偷偷的沖我壞笑,弄的真的很
不好意思,真想找個地方鑽進去,當只大鴕鳥,但我的余光也看到了另一根雞巴
在一只白色的小手中被套弄著。
  老公借口要上廁所,把我拉了出去,我追問老公剛才是不是他們也口交了,
老公說他們倆一直在欣賞,老七讓碧涵也學著口交被拒絕了。就只能撸管了。我
們沒再回到電影院,老公瘋一般的開回家,門打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要真開
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