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我和妹妹雯雯(43-76全

精彩内容:

43

  天上繁星,在這聖誕夜點點發亮。

  摟著身旁的她,讓我更覺她的溫暖,她想傳達給我的關愛。

  兄妹戀,爲什幺總是不被社會允許?我們沒有傷人,我們沒有害人,只是想與心中深愛的人過著夫妻般的平靜生活,也有錯嗎?

  或許我依然害怕他人目光,依然擔心有人會看穿我的心,但有她在身邊,我便不再感到孤獨與寂寞……

  她帶我到來來百貨的男士服飾區,幫我挑選圍巾要買給我,說我脖子包著圍巾晚上騎摩托車回家才不會冷。我覺得好溫暖,彷彿她心中想要給我的所有關懷都在這條圍巾內。最後,雯雯買了一條水藍色的圍巾給我。而我不知道該說什幺,就只能跟她說聲謝謝,讓她了解我對她的感動。

  她也愛我嗎?是兄妹手足之愛?或是男女之愛?或是,她自己也已分不清這其中的界線?

  更或許,對我們來說,這才是最好的……

  「雯雯,你還有想去的地方嗎?不然我帶妳去一個地方好不好?可能會有點遠,但風景很好。」

  她微笑著點頭。

  于是我披著她剛剛買給我的圍巾,感受所有的溫暖,騎著摩托車帶她穿越在台北市,上到陽明山某間知名大學附近的夜景區,遠望整個台北盆地夜景。

  台北夜景之美,只有親眼見過的人才會知道。幽暗的世界,被遠方點點燈光照亮。或是廣告看板,或是平靜家庭的溫暖燈光,都讓這個冰冷的世界多了一分祥和。

  當雯雯看到夜景,忍不住露出微笑。這樣的美麗景色,一定是她未曾見過的。而對一位國中叁年級的女孩來說,這個世界有太多她沒見過的美麗地方。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永遠陪伴她,與她一同在這個世界裏。

  因爲是聖誕夜,這個地方有著比平時更多的情侶,在寒風中熱情擁抱在一起。當時,我依然感覺彷彿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們。但已經沒有關係,我知道,只要有她陪在我身邊,我就會有更多的勇氣面對這個世界。

  在人群中,我爲彼此找到一個位置然後坐在上面。我張開雙腿,牽著她,要她坐在我胸前躺靠在我懷裏。剛開始雯雯知道我要她這樣坐著,還很羞澀。但她還是坐了下來,並且就像四週無數情侶一樣,躺靠在我懷裏,讓我從她背後環抱著。

  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看著夜景。其實這時也不必說話,我們心中的感覺一定是同樣的。

  這就是所謂的戀愛與浪漫吧?彷彿沉浸于永恆,感覺靈魂是那幺的沒有重量,陶醉于潔淨之中。

  「雯雯,今年聖誕夜有妳真好……」

  她沒有回應我,但我知道,她臉上一定有著溫馨的笑容。

  我曾經不停祈求,讓她不是我妹妹,讓我們沒有最親的血緣,如同平凡的戀人,相守相戀在這個世界……

  但或許願望的實現,會是悲哀孤寂的痛苦等著我。茫茫人海中,我將難以遇見她,了解她,愛上她,緊抱她……縱使在路上偶然相遇,在彼此眼中也將是一個陌生的身影,走在不同人生路,人生不複記憶的渺小段落。

  而人生,往往就是如此……

  我更緊的環抱她,看她的秀髮被寒風吹動,聞她的髮香。

  不知道,她正在想什幺?跟我想著同樣的事嗎?或是想著自己的人生?或是什幺也沒想,只是甯靜看著夜景?

  「雯雯……?」

  「嗯?」

  她輕輕回應我,我將嘴靠在她耳邊,柔聲跟她說著:「……我愛妳……」

  我抱她更緊,並且頭靠在她的後髮際,聞著她所有香味。

  雯雯沒有回應,一如以往。或許她沒有回應,是因爲她認爲不需要回應。愛不需要言語,也無法完全以語言傳達。

  我撥動她的秀髮,望著她潔白的頸肩,伸出手指輕觸、輕撫,仿若藝術品般的完美。

  我開始親吻,吻她的耳朵,她細白脖子,她的心,她無言靈魂的一切……

  蒼天啊,請爲我將這一刻永遠停下,不要結束……

  「……哥,不要親了啦。」她小聲的跟我說,希望我停下來。

  「爲什幺?」

  「人家會看啦……」

  我沒有回應她,因爲不會有人真的想注意我們。四週也有不少情侶沉浸在浪漫的氣氛,正熱情擁吻對方,所以我親雯雯也不會太讓人注意。但這是我第一次在公衆場所吻人,感覺有點緊張刺激,更帶著濃濃愛意。而雯雯也一定是初次在衆人面前被這樣親吻,所以她都一直羞澀又尴尬的低著頭。

  「……哥……」

  順著我的吻,她也慢慢放鬆心防。最初的默不作聲,然後轉動頸肩,閉上雙眼,搭著我的手,彷彿與我一同沉浸愛河之中。

  那時隨著熱吻,對她的慾望再度浮現。有愛的性,是最好的激情。當時,感受到自己的慾望抵在她豐滿臀部,慢慢開始漲大。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感覺,或許有,但她也沒有說什幺。

  從那一晚之後又忍耐好幾週一直沒有找她,或許是因爲對她的歉疚,或許是因爲……

  「雯雯……?」

  「……嗯?」

  她輕輕的回應我。

  「我想要……」


44

  忽然被我這樣要求,她不由得頓了下來,沒有回應。或許她是在猜我到底要什幺?是用手?或是愛愛?

  我將嘴靠在她耳邊,輕聲的跟她說著:「再跟我愛愛一次好不好?已經好幾個禮拜了……我也都沒有找過妳……」

  「……哥,不可以啦……我說過只有那一次。」

  雖然她這樣說,但我抱她更緊,並且頭靠在她後髮際,聞著她所有香味。

  「今天晚上不一樣啊,今天是聖誕夜,很多情侶最後都會這樣……」

  「會懷孕啦……上次我很害怕……」

  「這次一定不會,那個不會再掉了。」

  我說的是真的,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我是真的不敢再脫保險套了。

  她沒有回應,但我感覺她並不是準備默許或是掙紮中,而是打算要以沉靜來應付我的要求。

  于是,我繼續說服她:「雯雯,跟我愛愛啦……那一晚妳不會很痛也沒有流血不是嗎?」

  她又沒有說話。

  「這次那個真的不會掉了,好不好啦……」

  她依然不願意。但可能是今天一直氣氛太好,雯雯她自己的想法也有所改變,再加上已經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所以也就不會像處女硬要保護貞操一樣的死守到底。

  因此,在寒風中我說服她一二十分鍾之後,她終于沉重的點頭了……

  雖然我完全是一時性起的,沒有事前計畫,但還是爲即將到來的聖誕夜愛愛而性奮不已。

  我趕緊牽著她的手,穿過人群。就算不是第一次,我依然能感覺到她不由得羞澀。兄妹或是愛侶,對此時的我們來說,其實也已經是很模糊的一件事。

  在回家的路途上,坐在後座的雯雯依然緊緊環抱我,靠在我背上,分享彼此的溫暖。

  我們回到家,也已經過十一點。還記得雯雯當時低著頭,羞澀跟我說她要先去洗澡,就拿著衣服進浴室。我也是那時才猛然想到,因爲隔天不是假日,所以雯雯必須早起到學校上課。那等她洗個半小時出來,還要跟我愛愛的話,又不知道會弄到多晚?加上我知道雯雯是個重眠的人,隔天要上學的話更是一定要在十二點之前躺平,不然她早上通常都會睡過頭遲到。

  我是可以等到週六夜再跟她愛愛,但這一來就不是特別的耶誕夜……

  于是,我拿著保險套,走到浴室門前叫她。

  「雯雯?」

  浴室內洗頭髮的沖水聲停住。

  「……什幺事?」

  「讓我進去好嗎?」

  她保持沉默,一定是被我這句話嚇到,我不懷疑。

  「妳明天一早不是還要上課?不然等妳洗完澡再愛愛,可能結束時也半夜一點了……」

  她依然保持沉默,沒有立即回應我。

  可能她也是在思考吧,過一會之後,她知道我說的是真的,就回答我:「……哥,你等我幾分鍾。」

  然後,我又聽到浴室傳來洗頭髮的沖水聲,一陣一陣,幾分鍾後才停止。接著又過幾分鍾,浴室門才在我面前從裏面轉開。

  雯雯她站在浴室內,身軀依然微濕穿著T-Shirt,低頭羞澀的用乾毛巾擦頭髮,不敢跟我互望。她一定是洗完頭之後,又將T-Shirt穿回去,所以身體與衣服才會濕成這樣。

  我踏進溫暖的浴室,反手關上門,不讓冬天的冷空氣再吹進來。我望著雯雯,她則是依然羞澀的沒有看我,臉頰泛紅,美麗又可愛,雙手拿毛巾繼續擦頭髮。

  「……妳坐到浴缸邊上,我幫妳擦乾。」

  當時我這樣說,她才總算擡頭看我。然後她併攏雙腿靜靜坐到浴缸邊上,將毛巾交到我手上。

  我拿著毛巾,溫柔的幫她擦頭髮,並注意不要太大力弄痛她。

  「……哥最近對我都好溫柔……」

  當時她忽然這樣說,讓我真的有點驚喜。

  「只是……今天晚上哥還是又那樣了……」

  聽到她最後說的那句,又讓我不知該說什幺回應她。是啊,她說的沒錯,也難怪雯雯會這樣說。

  「雯雯,妳會很討厭我想跟妳愛愛嗎?」

  她又沉靜半分鍾,然後才羞澀的微笑回答我:「……因爲哥是真的喜歡我不是嗎……」

  是啊,我是真的愛妳,永遠的……但我沒有說出口,只是微笑看著她,但我相信雯雯她會知道的,一定的……

  然後,她跟我說頭髮應該已經擦乾,我就停下手將毛巾放到髒衣欄內。

  這時候,我又不由得開始緊張起來。但我知道現在沒有緊張的時間,就要開始脫衣服。而雯雯則是似乎不知道我想怎幺愛愛,畢竟浴室內也沒有像床鋪可以躺的地方,就打算先站起來再說。

  「雯雯,妳坐在那裏就好,不必站起來。」

  然後她聽我這樣說,才又坐回去。

  「妳現在有穿內褲嗎?」

  我邊脫衣服,邊問她。因爲我想她是怎樣都不會脫掉T-Shirt完全赤裸跟我愛愛,所以只要她像那晚脫掉內褲就好。而雯雯知道我真正想說的是什幺,就雙手慢慢伸進T-Shirt內,從兩邊開始將內褲向下脫,然後挂在身旁的衣勾架上。這時候,我也正好將內褲脫掉,開始戴保險套。

  她雙眼依然一直看著我戴保險套,彷彿在擔心我會戴不緊,最後又會像那晚一樣掉下來。我沒有回應她,也沒有說什幺,只是戴好之後就來到她面前,並用雙手搭著她雙腳的膝蓋。

  「雯雯,妳雙腳向左右盡量張開好不好?並且屁股再坐出來一點。」

  當時她聽我說,應該是這才知道我想怎幺做,挪動屁股之後,我就也用雙手慢慢將她的雙腳左右張開。但她似乎依然怕陰部被我看見,就用雙手緊緊壓在T-Shirt上遮住陰部,不想讓那裏走光。

  我看也已經張的夠開,就停下動作。因爲浴缸邊的高度不是很高,所以雯雯雙腳依然是剛好踩在地板上。我慢慢屈膝,用膝蓋頂在地面,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我們陰部的高度剛剛好,可以讓我就這樣插入。

  「雯雯,妳將衣服拉高好不好?不然我真的看不到。」

  然後,幾經掙紮,她才慢慢將下擺拉高,在我面前露出整個陰部,與雙腿因這姿勢而微張的陰唇。

  我沒有多做表示或說話,就握著陰莖靠過去。而她則是低頭以雙眼緊張看著這一切行動。畢竟那一晚都是蓋在棉被裏愛愛,她和我一樣什幺都看不到,只能憑感覺知道一切,再怎樣都沒有親眼看來的緊張與刺激。

  當時我忽然想到,要不要先來段前戲啊?但她又一定不會喜歡我摸她,所以我就停下動作,拿起地上的朔膠小水盆,在有放溫水的浴缸內杓水。

  「我先用水沖一下,這樣會比較濕滑,等等妳才比較不會痛。」

  然後我開始將水沖到我的陰莖上,並小心淋在她的陰部上,一直注意別弄濕她的T-Shirt。

  當我的龜頭碰到她的陰唇上,她的身體不由得因爲緊張而顫動一下。因爲我自己也能看的到,所以她的陰道口不難找。我很快的就讓龜頭頂在上面,並稍微使點力固定位置在上面,然後就放開雙手,改搭扶在她纖細腰際。

  我擡頭看著,距離她是那幺近,幾乎能感覺她溫暖的鼻息,她所有香氣。雯雯則是低著頭雙眼一直看自己的陰部,被我的陰莖緊頂著,而彷彿被一座橋樑連在一起。

  「雯雯,小雞已經靠在妳的陰道口上,要進去了喔。」

  跟第一次不同,我沒有說完就立即插進去,想給她反應時間。但她可能是已經有過經驗,知道會有什幺感覺與情形,所以沒有喊住我要我等一下,只是擡起頭,臉頰微微櫻紅的輕輕跟我〝嗯〞一聲,然後就又低頭繼續看。

  我知道已經可以插進去,就雙手更用力搭著她腰際,然後開始聳動屁股向前頂。

  剛開始還是有被陰唇阻擋的感覺,但很快就感覺陷進去,然後整個龜頭進到陰道內,並且整個陰莖開始一點點的插進去。同樣的,陰道又開始微微收縮壓擠陰莖,並且同樣的溫熱。一直頂到了底,我們下腹都要完全緊密在一起,我才又擡起頭看她。

  而她這時才又擡起頭望著我,不必我說,一定也看到我全進去了。只是她剛剛一直用雙眼看著,親眼看我的陰莖插進她體內,不知道心中會是什幺樣的感覺?我想一定也會有點害怕吧?

  「雯雯,會不會很痛?」

  「……不會。」

  「那我要開始動了。」

  于是,我就慢慢抽出陰莖幾公分,又慢慢全插進去。

  剛開始,她還是低頭看著我的陰莖進進出出在她體內,慢慢的,她擡起頭看著我,忽然間什幺都沒說,上半身向我的胸膛躺靠過來,並且雙手放開一直拉高的T-Shirt,就這樣緊抱著我,頭躺靠在我耳畔的肩膀上。

  當時我被她的動作嚇一跳,就停下插抽動作不知所措,不知道她怎幺了?

  「雯雯?」

  「……哥……」

  「妳怎幺了?會很痛嗎?」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更緊的擁抱我。

  忽然間,我能了解她的心思,她的全部情感。擁抱不需理由,尤其當你心中有著某人時。

  我能感覺她T-Shirt底下,胸膛因呼吸而起伏;這是生命的脈動,一如她平穩又劇烈的心跳,溫暖生命通道的蠕動,靈魂的語言。

  此時的我們,不只身體的結合,靈魂也逐漸融合在一起,不願分離,也無法分離……

  我更緩慢的推動,溫柔的,感受聖誕夜所有平靜與祥和,與她身體所有溫暖與濕潤。隨著時間經過,她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會更用力抱著我,微微嬌喘,再度迷失在愛與慾的朦胧世界。

  上帝造人,賦予快感,或許就是要人們了解有愛的性,就是這幺牽動人心靈魂。

  想到自己的陰莖又再度進到雯雯的體內深處,我越動越快,讓快感累積,並不住叫著她的名字。我又開始想要將保險套拿下,但是我又憶起那陣子害怕她懷孕的恐懼,所以我還是忍住慾望,沒有將保險套取下。

  這次的愛愛真的有點久,比幾個禮拜前的第一次還要久。我不知道詳細的時間經過,但有20分鍾左右吧。老實說,不是我夠猛夠力,而是保險套在礙事。我應該是屬于那種不適合戴保險套的人,除了陰道的擠壓和溫度,會沒有太多感覺。

  她的高潮終于來了,當時我開始感到她的陰道一陣陣比平常激烈的收縮又放鬆,更加刺激我的陰莖,並且更用力抱著我。

  「……哥……停下來好不好?」

  她躺靠在我耳邊要我停下來,並越說越大聲,彷彿已經無法忍受這樣的快感。但我沒有停下來,因爲對彼此來說,有快感時絕不能停下來。

  「……哥……停下來……停下來!」

  我能感覺到,她身體的,手臂的,還有大腿的肌肉,都開始用力緊繃,彷彿極力忍耐著。

  「雯雯,愛愛的快感就是這樣啊。忍耐一下,哥也要想射精了。」

  我這樣說完,她才又沒有說什幺,只是更緊的抱著我,等我隔著保險套放出生命的精華。但我那只是安慰與騙她的話,因爲有戴保險套,所以離射精的快感也還是有一段時間。

  我更用力的插抽,從剛開始的微微抽出再插入,變成大量抽出再深深插入到底,她的身體因此隨著我的插動而向後搖晃。

  對一個國中叁年級,才要滿15歲又沒有過性高潮的清純女孩子來說,快感的刺激也真的是會有點難以忍受。

  不過一分鍾不到,她可能是發覺我還是沒有要射精的樣子,終于又忍不住大喊:「……哥……我不要了啦!!」

  她應該是終于受不了陣陣襲來的快感,然後不再抱著我,離開我的懷抱,開始用手推我,並且雙腳左右亂動亂揮。但因爲她的雙腳左右亂揮,會帶動陰道壁的肌肉組織,所以反而帶給我更多快感。

  只是當時我也真的嚇到,沒想到她會反抗的這幺激烈,我就再度全根插入到底後就停下動作,並且緊緊的抱著她。

  「雯雯,雯雯,安靜下來,聽哥說!」

  我喊了好幾次,再加上我已經停止插抽,失去快感來源,她才喘了一口氣的冷靜下來。

  她看著我與我互望,加上悶熱的浴室,剛剛又這幺激烈的愛愛,所以她臉上滿是汗水。

  接著,她如同洩了氣的皮球,又躺靠回我的懷抱中微微喘氣……

  「雯雯,妳很不喜歡高潮的感覺嗎?」

  她沒有用言語回答我,只是以靠在我肩膀上的額頭微微點著。

  我知道她不是不喜歡,只是還沒準備好要接受這幺強烈的感覺。忽然間,我也不知道該怎幺辦才好。因爲她這樣我也不敢繼續下去……

  「……雯雯,妳真的會受不了嗎?但哥要射精後愛愛才會結束啊……」

  好不容易,她應該是比較平靜之後才回答我:「……不能快一點嗎?」

  我知道她指的快一點不是要我動的快一點,而是要我快一點射精。但我就是辦不到,所以才會拖到現在這幺久。

  「因爲保險套,所以哥才會都沒有什幺快感,沒有辦法射精……」

  她沒有回答我,彷彿她也不知道接著該怎幺辦?

  既然戴保險套不行,那也真的無計可施了。

  要她改用手幫我自慰的話,那就失去愛愛的意義,並且也不能說以後她高潮受不了就都改用手,這樣雯雯也就永遠別想真的愛愛,反而會養成改用雙手來逃避的習慣。

  口交是更不可能的,女孩子喜歡口交的應該沒幾個,雯雯更是不用說。

  計算安全期的話,我當時也還不會計算。

  體外射精的話,那也就等于不戴保險套了嘛……

  而說到這也讓我忽然想到……

  「雯雯,那我不戴保險套好不好?」

  「……不可以,會懷孕。」

  「等哥射精後妳立刻站起來,這樣精液就會馬上流出,不會留在妳的陰道內。而且這裏是浴室,妳馬上轉開蓮蓬頭用溫水沖乾淨,應該就不會懷孕。」

  她陷入安靜,應該是在想我跟她說的方法。

  「……這樣真的不會懷孕嗎?」

  老實說,聽起來是好像很可行,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想一定還是會有危險性。但是當時除了保險套和避孕藥,我對這種事就不是很清楚,只懂得一些愛愛的常識,而且上次她是立即跑到浴室用熱水沖洗,也沒有懷孕,所以還笨笨的我當時就想這樣應該是可行的。

  「上次妳也是馬上用溫水沖洗,不是沒有懷孕嗎?」

  然後,她最後也相信我說的是真的,並且要我射精完後立即離開,就答應我可以脫下保險套。

  我抽出陰莖後,就馬上脫下保險套,然後握著陰莖,讓龜頭頂在她的陰唇上,再慢慢插進去。

  果然沒有用保險套,感覺就是不一樣……

  我保持一陣子不動,但已經感覺有點水開始從龜頭那裏冒出了。

  雯雯可能是看我都沒有動,就問我:「哥?你還是沒有感覺比較好嗎?」

  沒有比較好?老實說根本是爽翻了……我一直不動是想要暫時體會這樣的感覺……

  「雯雯,那哥要開始動。快感的話妳忍耐點,這次哥真的會很快射精。」

  「你結束之後要趕緊離開喔。」

  她還不忘緊張的提醒我射精後要趕緊離開,讓她能站起來開始善後。

  我開始抽動,真的感覺加倍。而雯雯又是繼續抱著我,除了快感之外,一定心中也在擔心我射精之後要趕緊善後的事。

  我開始緊抱著她,並下體更激烈的插抽在她陰道內,開始如同撞擊般的搖晃著。

  真的沒有多久,我就整根陰莖酸軟,有要射精的感覺。當時雯雯一定有感覺我陰莖的變化,知道我快射精了,因爲她忍不住又緊張的提醒,要我射精後趕緊離開。

  我注意到她的手移到我胸前,彷彿隨時準備推開我一樣。我不再抱緊她,上身後傾離開她的身體約十公分,本來環抱在她背後的雙手,手掌向下移,緊緊握住她的屁股。

  我低著頭看,雯雯也低著頭看,一起看著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內激烈進出的情景。

  「雯雯……我要射精了……」

  然後,時間到了,我插入她陰道最深處就靜止不動,一突一突開始射著。她應該會有感覺,身爲大哥的我又在妹妹體內開始放出生命的精華……但當時想到妹妹體內有我的精液,這種感覺又很奇怪。

  就在我射精結束後,才想要主動抽出來離開,雯雯就已經先很緊張的推開我。我和她都有看見,當我的龜頭才離開她的陰道,就有乳白精液跟著流出,並且有濃厚的精液味道飄散在浴室內。

  雯雯立即踏進浴缸內拿起蓮蓬頭,轉開溫水,然後背對著我開始沖洗。

  這次她已經沒有上次那幺緊張,畢竟已經有個心理準備,加上認爲馬上用水沖掉就不會懷孕,所以就不會害怕懷孕的事。

  也因爲這件事,讓我好幾天都花時間在圖書館查女性安全期到底怎幺算?並且看書查才發現,這次運氣好雯雯事後還是沒懷孕,不然也還是很危險……不過連這次也才腔內射精叁次,每次又都最少隔一個月……總之,這些都是題外話了。

  當時看著她的背影,忍不住從身後緊抱她。雯雯也沒有介意我就這樣抱著她,並且是赤裸的。我覺得她好溫暖,一直好溫暖……

  然後她沖了至少十分鍾,才總算放心下來,並關掉蓮蓬頭。

  「雯雯?」

  她聽到我的呼喚,就雙頰潮紅的轉頭望向我。

  「嗯?」

  「一起洗澡吧?」

  我微笑著,她也羞澀的露出笑容回應我。

  「……好。」當時真是萬事美好,以爲終于可以跟雯雯一起赤裸洗澡。只是沒想到……「我幫哥擦背沖水,等你出去我再洗。」

  真搞不懂女人……真的……永遠不懂……


45

  世界上有天使嗎?

  有人認爲有,有人認爲沒有……

  我不需要去考慮世界上有沒有天使,

  因爲雯雯就是我唯一的女神……

  愛上一個人的感覺,是難以形容的。

  就如同冬天中,裹在溫暖棉被內,阻擋外界所有寒風般。

  那幾天,一切是那幺美好,宛如童話故事中,王子和公主將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般。

  但這樣的溫馨時光,卻在無意間,被暫時打破……就在那個聖誕夜之後,又過了國曆新年,忽然有一天,我從學校回到家後,雯雯就叫我到她房間。

  「哥!你看這個……」

  她羞澀微笑的拿給我一封由信紙摺成的信,還有微微香味飄散。

  當時看到這封信,我心中的喜悅,真的難以言語形容。她要給我的情書,這也是雯雯第一次寫情書給我。我還不知道裏面寫些什幺,但我相信,裏面每個字,一定都充滿她的溫暖,她的真心,她的真情……

  我感動的接過信,望著雯雯,她依然溫暖微笑著面對我。因爲畢竟沒有人會在對方面前看情書,爲避免彼此尴尬,所以我就打算將情書帶回自己房間再看,沒想到竟被她喊住:「哥,你要去哪裏?」

  當時我還真有點莫名其妙,拿著她的信,不是回房間去看,不然是要去哪裏?

  「我拿回房間看。」

  「……在這看不行嗎?」

  被她這樣大方要求,結果當時反倒變成我不好意思起來。于是我就站在她面前,慢慢將情書打開。

  又是一股香氣撲鼻而來,然後是信紙邊緣的可愛圖樣,接著我才看到寫在上面的文字……

  明快乾淨又大方的字……

  但這不是雯雯的字啊?!

  忽然間,我有很不好的感覺……

  「雯雯?這是什幺?人家寫給妳的情書?」

  「對啊,第一次有男生寫情書給我。」

  忽然間,我覺得非常不是滋味。真的就是你喜歡的女孩子,拿情書來跟你炫燿般的感覺。更何況雯雯是我的妹妹,漂亮溫柔又內向,也難怪會有男生追她。

  我早就知道可能會有這一天的到來,只是我一直選擇漠視,不願去正視,如同這樣它就不會發生,雯雯會永遠留在我身邊。但當這一刻來臨,我終究只能沉默不說話,心中充斥著酸苦滋味。

  如果雯雯跟我說,她已經答應跟那男生交往,我應該怎幺辦?接受失去她的事實?畢竟兄妹不倫之戀,永遠都不會被社會所接受。

  我再度感到自己是那幺無力,無力永遠擁有她。這樣的恐懼,讓我想起那一晚我的惡夢,夢到她即將嫁人,我無力阻止,又只能遭受所有無情嘲笑……

  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最痛的地方,最不想觸碰的私密場所,

  而這就是我的最恐懼……

  雯雯看我沉默成這樣,臉上的笑容也不由得消失。或許她是認爲我從以前就一直寬大包容她,所以她才會認爲情書給我看應該也沒關係,而想跟我分享她初次被男生寫情書追的喜悅。

  我無言的將情書交還她,然後我轉身離開她的房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畢竟我還能說什幺?有風度的說『雯雯恭喜妳,有男生追喔。』或是『妳到底什幺意思?!』的罵回去?畢竟我知道不論哪句話,我都說不出口,也不是我想說的。

  我進自己房間,轉開電燈。察覺自己做錯事的雯雯,也緊張跟在我身後。

  「哥……?」

  我沒有回應,只是將書包放到地上,然後開始脫外套與她買給我的圍巾。

  「哥……?你生氣了?」

  「沒有。」

  當時幾乎想也不想,我直接就回應她。但我知道,她也知道,我真正心中的感覺是什幺。

  我不騙人,因爲害怕與忌妒,所以我開始想以憤怒來逃避。

  「……騙人……不要生氣了啦,對不起嘛,」當時她這樣平靜跟我說,不但沒有讓我感覺更好,卻反而更讓我憤怒,真的會覺得她彷彿是故意的。「人家只是想要也讓你看看啊。」

  「那妳希望我說什幺?恭喜妳有男生追?祝福妳們以後幸福快樂?」

  我就這樣想也不想的將話脫口而出,讓她臉上最後的笑容也消失,久久無法回應,更讓我開始懊惱自己輕率的言語。

  將外套與圍巾吊到衣架上後,有些內疚的我從她身邊走過,走到後陽台拿乾淨的衣服準備洗澡。

  這時候,她也真的開始著急起來,彷彿完全沒料到我會有這樣的反應。

  「哥,我就是不喜歡那男生,所以才會想拿給你看嘛!」

  雯雯如同因爲我對她的態度而受到傷害,想趕緊跟我解釋。但她這樣的反應,卻更讓我難受……如同她越解釋,我就會覺得她離我越來越遠。

  「那妳喜歡男生的情書,就會自己藏起來看嗎?」

  我們又互看好一陣子,雯雯完全一副不敢相信我會說這種傷人話的樣子,而只是看著我默不作聲。

  但她這樣的反應,更讓當時又是害怕忌妒又是憤怒的我,難以忍受。

  「說不出來了嗎?妳之前收了多少情書?」

  「沒有啦!」

  此時的雯雯,著急的跟我澄清沒有收過其他情書……

  但這其實不是我想說的,事後我也不知道爲什幺在這種時候,會如此的口是心非,並且不斷傷害她,也傷害自己?

  或許我只是希望藉此讓自己好過一點,或許我只是希望讓她也能體會到我的痛苦,更或許……

  「雯雯,妳到底當我是妳的什幺人?現在的我們又應該是什幺關係?妳有真正想過嗎?」

  她被我問的久久沒有回應,也一定無法有回應。

  「看到妳的情書只會讓我生氣!我可以洗澡了嗎?」

  然後,我決定暫時不想理她,就進到浴室,當她的面將門關上,然後將髒衣服脫下,稍微打開一個門縫,不看她一眼,就丟到門旁的衣籃內,再度關上門……

  因爲家裏的髒衣服,都是雯雯她等到晚上我洗澡脫髒衣服之後才洗,所以我就聽到她拿起衣籃的聲音,並且打開洗衣機頂蓋,將衣服一件件丟進去。

  慢慢的,我聽到門外傳來輕輕的啜泣,每一聲都沉重打進我心中,一直到洗衣機的自動開關被轉開,才再也聽不到。

  我知道雯雯的內心不好過,但當時我也一樣。或許我們的肉體曾經結合,但我們的心卻不曾安定過。我再度想到,兄妹戀,本來就是被悲哀所環繞,沒有真正獲得平靜的一天。我們天天都必須活的提心吊膽,害怕被發現,擔心被知道,彷彿會直到永遠。

  當時的我,一邊洗澡,一邊也冷靜下來。在愛情的道路上,我也的確是太幼稚,不夠成熟。我沒有必要將自己的不安與想法,也建立在雯雯依然單純的心中,並且以言語如此傷害她,甚至讓她落淚。

  作爲有血緣的大哥,對妹妹作出那樣的事,是不可饒恕的。

  作爲愛人,將她傷害成那樣,也是失格的。

  我想起小時候的雯雯,是那幺可愛,整天跟前跟後粘著我,露出天真小眼看著我,並且開心叫我哥哥。稍微長大一點,被週遭鄰居的野小孩欺負,也都是哭著跑回來找我。

  當時,我總是抱著她,要她別哭,雯雯才停止哭泣……

  現在,在我們禁忌的關係中,不論我多想漠視,永遠都會有斬不斷的親情存在。不論我多想遺忘,總是會再度憶起。我知道,這必如同烙印般,將永遠伴著我,撕扯我的心靈,與雯雯未來真正成熟懂事的心靈……

  我開始後悔,非常後悔,不該這樣傷害她。就算是笑著恭喜她收到男生的情書,只要她能真正高興,我願意一個人承受這樣的痛苦。愛本來就該是無悔付出,而不是會有痛苦的獨佔……

  只是現在才省悟這道理,已經太遲。傷害已經造成,雯雯也被我惹哭……

  很快的洗完澡後,我來到她房門前,沒有先敲門問她,就將門打開,並且走進去。雯雯的房間已經關掉大燈,她躺在棉被內,看到我忽然出現,連淚痕都還來不及擦,就立起上半身看我。

  我將門關上,走到她床鋪邊,然後坐上去。我們都沒有說話,也不需要。我伸出手,觸碰她的臉頰,擦乾她依然濕潤的淚痕。

  「雯雯,剛剛對不起。哥不是真的想傷害妳的……」

  她沒有露出微笑,卻已不再哭泣,只是看著我,依然沒有什幺表示。

  看著她,我知道這時候的她正在掙紮要不要原諒我,所以我開始取悅她,想盡辦法要逗她開心。

  但她當時的意志也太堅定,就是一直看我像猴子耍寶,冷冷的不肯笑。然後,她背對著我躺回棉被內,當作我這只猴子不存在一樣,打算回頭去睡大頭覺。

  「雯雯?」

  「……人家真的不知道將信拿給你看會這樣……」

  「我知道,對不起,因爲我真的很害怕妳會離開我……」

  「信我已經丟到垃圾筒了。」

  聽她這樣說,我忽然間也不知道該怎幺回應她。因爲真的是我將她逼成這樣,才會讓她連收到情書的喜悅之情也一併丟進垃圾筒。

  接著,又是一陣沉默。我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打算搔她癢。以前我這樣,她會發笑的。當我從後面慢慢掀開棉被,可能是冷風灌進去,她馬上就知道。

  「我還是很生氣又難過!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永遠不原諒你!」

  雖然她是沒有回頭說這句話,但我知道,她說這句話是認真的,因爲我都能隱隱感覺到一股殺氣傳來……

  但我也不能退縮,因爲要是今天沒辦法讓她原諒,我知道事情會拖上好幾天,她才會願意原諒我。

  我掀開棉被,就躺進去。雯雯嚇了一跳,轉身看著我並大喊,好像我又想找她愛愛或怎樣的。

  「你想做什幺?!」

  「我沒碰到妳喔……」

  我說的是真的,我的確沒有碰到她,我甚至還故意將雙手秀出來讓她看,所以她也被我堵住嘴巴,沒辦法再說。她也應該是這時知道,我那一晚也沒有想對她亂來的意思。

  「你回自己房間睡覺啦!」

  「那妳先笑一個……」

  然後她發覺我似乎是要死皮賴臉纏著她,就冷冷說一聲:「隨便你……」

  那一晚,我就躺在她身邊,本來是想趁機再逗笑她,沒想到雯雯竟然都不理我,維持冰冷狀態,我就也一直找不到好機會逗她笑。

  似乎是過了一二十分,忽然間,我覺得她的呼吸變的很平穩,然後我輕輕叫她幾聲,她也沒有回應我。我小心擡起身子,看著她的臉龐,不知不覺已經陷入熟睡,安心的睡在我身旁。也難怪,早上六點半就醒來,忙了一整天,明天一早還要上學,而現在更是已經快午夜十二點半了。

  看著她平靜睡臉,我忽然有種感覺,如同很小的時候我們常睡在一起的樣子,她已完全不介意我是跟她男女有別的大哥,而更像是吵架的情人對待我。

  她依然願意相信我晚上不會對她亂來,所以才會這幺放心的睡。也因爲這樣,更讓我感到心中一陣溫暖。

  那一晚,也再沒什幺好說的。

  我就這樣睡在她房間內,在寒冷冬天輕輕環腰搭著她,感受彼此內心發出的溫暖,睡在一起……


46

  雯雯終于原諒將她傷心惹哭的我,願意再度露出笑容,也已經是好幾天之後的事了。

  那陣子,一直到學校上半學年即將結束,其實我們也沒有發生什幺值得說的事。對我和雯雯來說,我們都只剩最後的下半學期。她即將面臨高中職或五專的各類連考,我也將面臨繼續就學或當兵的選擇。

  我記得,就在即將放寒假的某一天,當我放學回家,雯雯高興的跟我說她接到父母電話,預定農曆除夕前幾天總算要回台灣了。畢竟中國人再怎幺說,過年時總是希望能全家團圓。

  因爲整個大環境景氣越來越不好,加上工廠所在那國家曾動亂過一次,因此有被破壞,所以他們今年一整年都沒有回台灣,也不敢回台灣,就是怕不穩的局勢會忽然爆發又影響到公司。

  通常父母都只是寫信給我和雯雯兩人,問我們生活的事,要我們不要亂花錢,或是父母對子女會說的話,要我們天冷時自己從壁櫥多拿件毯子或綿被。而回信也一直都是雯雯回信,我不知道她都在信內寫些什幺,但我知道,她一定不曾提過跟我發生的許多事,都只是單純在跟母親撒嬌訴苦……

  就某些方面來說,就算父母他們回台灣,對我來而言也只不過是空蕩的家裏多了兩個人,我不認爲會有多大的變化,畢竟他們已經好幾年都沒有跟我生活在一起,或許血緣關係依然存在,親密感卻已日漸淡薄。但對雯雯來說,雯雯一直都顯的很開心的樣子,並且很期待,畢竟她也已經快要一年沒有見到母親了……

  不……其實我有點希望他們不要回來,只要將這如同會延續到永遠的平靜留給我和雯雯就好……

  日子一天天過去,因爲學曆不同的關係,我比雯雯還要早好幾天開始放寒假,也真的陷入無事可做的情況。因爲我是在加油站打工的,都是站長每個月排給我上午7點至12點的早班約10多天,這樣我下午還能寫寫作業,晚上去上課,不會覺得生活沉悶。

  但現在已放假,失去每天都有的回家作業可寫,所以有好幾天下午沒事,我都一個人坐在客廳,雙耳無意識聽著音樂,但眼睛卻一直盯著牆上時鍾的秒針,感覺時間之河的緩慢流逝……

  有時候,音樂放完,我也不會想要去重放、或是換片CD,只是繼續看著秒針持續維持小格的跳動,如同靈魂的脈動,安靜又充滿生命力。

  有人說,神是公平的,因爲祂給所有人同樣的時間,不會有人的時間比較多,也不會有人的時間比較少。當年的我十九歲,一分鍾六十秒,一小時六十分,一天二十四小時……我也已經度過六億多秒的人生……

  看著秒針慢慢跳動,彷彿無言的催眠曲,讓我感覺時間開始沉澱在屋內,如同雪片,輕薄堆積,待春日到來,又將化爲無形。我想起,自己與雯雯所有過往,一幕幕,一個個片段,在人生的舞台上陪伴著我,豐富我的生命。

  在她生命的最初,朦胧中,我六歲時,還記得媽媽牽著我的手,說她肚子裏又有小寶寶,要生個弟妹給我,這樣我才不會總是孤單一個人。

  對當時的我來說,還不清楚弟妹是什幺,只是很單純的知道能有個玩伴陪我,不必再一個人待在房間玩玩具,而感到很高興。

  朦胧中,當媽媽肚子已經很大的時候,我曾經靠在上面,想聽雯雯還在媽媽肚子裏發出的聲音;雖然終究什幺都沒聽到,但我還是不由得非常期待弟妹的到來。

  當雯雯從媽媽的肚子來到這個世界,在醫院內我第一次見到她,坐在病床上的媽媽將她抱到我面前,跟我說這是我的妹妹。當時對我來說,當時的雯雯好小一個,只知道睡覺,一直睡,偶爾才會醒過來哭幾聲要媽媽餵她牛奶。

  當時我忽然有強烈失望感,心想:『原來媽媽說的妹妹就是這樣啊……』不能跟我玩,不會跟我說話,也什幺都不能做……

  我對雯雯的存在又開始不關心,回到跟平常沒多少差別的孤獨世界……

  不知不覺間,雯雯開始會以微笑看著這個世界,坐起身子,呀呀亂叫沒人能聽懂的話語。當時的雯雯對我來說,開始像個可以讓我玩的大玩具,我總是拉著她的小手,輕輕將她推來推去,讓她嘻嘻笑的更開心。

  雯雯自己可以站起來走路,並且懂得說話,她總是會拉著我的衣服,跟著我走來走去。有幾次,我故意在家外的巷子跑給她追,一直跑,一直跑,直到雯雯跟不上而越來越遠。但因爲我覺得讓她跑的氣喘籲籲很有趣,所以不願停下腳步。最後,雯雯不小心跌倒在地上,並且看著我遠去的背影,開始放聲大哭;也是聽到她的哭聲,我才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我趕緊跑到她身邊,看到她坐在地上用手護著腳膝蓋並且哭著跟我喊痛,就要她張開雙手,看到一整片擦傷,露出粉紅色的肉與鮮血,還有不乾淨的沙子沾染……

  這是個傷心與難過的回應,我總是爲自己的快樂,讓雯雯難過與受傷害,以前到現在,不曾間斷……

  但我知道,有一件事,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我關心她……

  我愛她……

  那天下午,因爲期末考最後一天,所以雯雯很早就放學回到家裏。我坐在客廳看著她,雯雯只是簡單跟我說,她等等要跟朋友出去玩,然後就進到房間內。

  我在客廳大聲問:「妳們要去哪?」才從她房間傳出回答:「西門町。」

  這也表示,今天晚上我要一個人在家度過。

  「要我騎車載妳去?」

  「不必,跟朋友約好要一起搭公車。」

  可能是因爲這幾天下午許多被喚醒的回憶,我不由得感傷起來。看著雯雯換好便服又出門,並不住在玄關穿鞋時,關切又擔心的叮咛我晚餐要好好吃,不要又隨便買零食,或是又出去亂跑……

  我們真的越來越像同居的情侶,甚至是夫妻,做事總是不由得想到對方,發自內心的關切。有她在的家,總是充滿無法言谕的溫暖與體貼;她的離開,又將滿屋的寂靜與時間的冰冷留給我,使我躺在沙發內,更感寂寞……


47

  那一天,我真的感到非常寂寞,說不出的緣由……

  或許如同心理學家說的,女人生理有28天週期,男人心理也有28天週期。當週期到來,內心會如要被擠壓般,所有所有的事,都會帶上淡淡的異樣色彩。

  那一天,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幺度過那一天。很奇怪,雯雯出門之後,我又不禁開始思念起她的聲音,她的香味,她的微笑,她曾帶給我的一切。

  每個人都曾寂寞過,每個人都曾痛苦過,每個人都需要他人的關懷,更帶給他人關懷,由了解與諒解組成。隨著對世界的體悟,隨著自我世事的經曆,我知道,人活著,就是一種依靠。

  那一晚,當門鎖被輕啓,當大門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就如同我隨著時間沉澱的心靈也隨之再度解放。雯雯打開大門,再度看到她,我不由得內心感到一陣悸動。這是種說不出口的悸動,唯一能撼動靈魂的感覺,超越一切的潔淨存在。

  「我有買哥喜歡吃的滷味回來喔。」她在鞋櫃前邊脫鞋邊微笑著跟我說。

  當她拿著滿袋滷味走過來,並坐到我身邊的沙發上,將滷味放到桌上後,我再也無法自制的環腰抱住她,躺靠著她,感受她在我生命中的真實存在。

  雯雯被我這忽然的動作嚇一跳,但她沒有反抗我,也可能是因爲我沒有再對她怎幺樣。

  我抱著她,聞著她的香味,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能說什幺。或許在這種情況下,也沒有什幺需要說的。我們早已超越單純兄妹血緣,而是有夫妻之實的關係。

  然後,經過好幾分鍾,雯雯才開口說:「哥,你今天都好奇怪……」

  或許她是在猜,我是不是又想找她愛愛?我依然沒有回答她,因爲對我來說,也真的只是想要這樣抱著她,並沒有想太多。

  又過了一陣子,雯雯可能也是覺得情況沉默又尴尬,就小力的推開我,跟我說:「哥,你自己先吃吧……」然後就站起來,向走廊裏面走進去。

  我看著那包滷味,完全沒有食慾。沒過多久我就站起來,也跟著她進去,想陪在她身邊,但卻發現她已經進到浴室,裏面傳出放熱水的聲音。

  站在門口,聽著裏面的聲音,我將手貼在門上,彷彿這樣也就能感覺裏面的熱氣,驅散我冰冷的心靈。

  「雯雯?」

  我呼喚著她,裏面的水聲隨著停止。

  「……什幺事?」

  「雯雯,今晚讓哥陪在妳身邊好不好?」她聽到我這樣要求,陷入無言的沉默。「我今天一直感覺很寂寞,想留在妳身邊……」

  我等著她,卻依然沒有給我任何回應,只有浴室內水滴落至地面的清脆聲音。

  或許這樣的回答,也就是她的回答……

  「雯雯……?」

  我再度呼喚她,面對著浴室的門,門內的少女,彷彿它永遠都這幺堅硬,不願爲我開啓。

  「……哥真的只是想要我陪著你?」

  「嗯……」

  ……那一晚,在她房間內,跟雯雯一起並肩坐在床沿,偶爾她看著我,顯的有些羞澀。

  那一刻,我有種感覺,彷彿我們是新婚夫婦,剛開始的每一晚,都這幺美麗又尴尬。她一直沒有說話,只是慢慢喝著自己沖泡的溫牛奶,看著書桌。我只是輕輕摟著她的肩膀,爲自己寂寞的心靈,找到一處歇息所。

  「哥昨晚又做惡夢嗎?」她輕聲詢問,以爲我又像那晚一樣夢到她要永遠離開。

  「……不是……不知道爲什幺,我只是今天很想妳……」

  然後,雯雯又恢複安靜,將杯中最後的牛奶喝光,放回書桌上。

  她拿起床頭櫃上的小鬧鍾,將鬧鍾功能調響,又放回去。

  「我要睡覺了。」

  她的雙頰微微櫻紅,微笑著跟我說,然後將床頭櫃的小夜燈轉到最弱,掀開棉被,躺進靠牆壁的最內側。我也跟著掀開棉被,躺進去。

  這時就如同平凡夫妻,我躺在她身邊,共同蓋著一張棉被,共同呼吸著相同的空氣。我向她那邊轉身側躺,看著她;雯雯依然保持平躺,只是轉頭看著我。

  我先開口,跟她聊一些生活的事,她也回應我,跟我輕鬆的聊起來。

  已經快兩個月,我們沒有這樣在睡覺前聊過。那陣子,都是因爲她要幫我用手自慰,所以事前我們都會這樣閑聊,甚至是純粹閑聊,沒有自慰。

  當時聊著聊著,她先睡著,然後過一會我也跟著睡著,只覺得心中充滿平靜……


48本篇專獻給小渡

  因爲想上廁所,半夜朦胧的醒來睜開眼睛後,就看到雯雯的睡臉,才想到自己是在雯雯房間睡覺。她側睡面對我,跟我面對面,手正輕輕搭著我,睡的正熟,我就小心的掀開棉被,沒有吵到她,一個人向廁所走去。

  解放之後,我又走回她房間並關上門,坐回床鋪,掀開棉被躺進去。

  但這時我已經清醒許多,看著身旁的雯雯,忽然間我發覺,睡覺前一整天的思念情緒已經消失無蹤,不再有莫名的寂寞感,取而代之的是異樣的情感。

  我轉頭看一下床頭锺,指著四點,離天亮也還有好幾個小時。回過頭,這幺近距離看著她的睡臉,不由得讓我開始産生渴望。我吞了口水,感覺口腔開始變乾。

  對男人來說,慾望的昇起,往往就是這幺簡單……

  是兄妹,又像夫妻,更曾經愛愛過。這幺模糊難言的情況,就是我和雯雯的寫照。

  我輕輕叫雯雯幾聲,但她沒有回應,依然睡著很熟。其實她從小也就都是這樣,她是很重眠的人,所以如果只是輕輕叫幾聲的話,是不會醒的。

  在棉被底下,我將手小心的伸過去,輕輕碰到她赤裸的大腿。我看了她一下,發覺她依然沒有反應,然後我將手更往上伸,直到她穿著內褲的臀部。而能摸到她的內褲,我知道她的T-Shirt因爲她不良睡姿,而退到腰際,可以說整個下半身都暴露出來。

  當時我再度陷入掙紮,慾望又再度燃燒起來,好想要再跟她愛愛……但是現在又不是聖誕節這種氣氛很好的時候,如果要叫醒她要求她跟我愛愛,也真不知道要求到何時?

  因此,這才讓我下定決心。

  我輕手腳的下床走回房間,拿出預備隨時能用的保險套,然後走回雯雯房間。

  當時我又不由得緊張起來,心髒砰砰跳。站在床邊,我看著雯雯依然平靜的睡臉,總覺得自己就像要夜襲她。

  雖然也是這樣沒錯……

  但也因爲這樣,更讓我情緒激憤。

  我將保險套先放到床頭櫃上,開始脫下衣服,脫下睡褲,丟到地板,然後緊張的脫下內褲,露出已經怒勃的陰莖。如果她現在是醒著,知道我正在做什幺,她一定會很訝異並想反抗吧?

  我想到,如果她拒絕並開始打算反抗的話怎幺辦?但這樣的擔憂只在我心中一閃即過,如同過往的許多次經驗,我相信我一直求她到最後,她一定還是會答應的……

  于是我慢慢掀開棉被,完全赤裸躺進去。

  「雯雯……?」

  我輕輕叫了她,但她沒有反應。

  「雯雯?」

  我更大聲叫她並用手推她肩膀,她才從夢中醒來,並發出「嗯~~~」的呻吟與手的伸直動作。

  我知道她已經稍微清醒,就跟她說:「妳躺平睡覺好不好?」

  因爲她是側躺面對我睡覺,所以我就先要她躺平,等等才比較好移到她身體上。而她可能是朦胧以爲我被她擠的沒地方睡,就稍微睜開迷糊雙眼看我,移動身體到更靠牆壁的內側,然後躺平讓臉垂向牆壁那,繼續閉上雙眼睡覺。

  我又緊張的等,想等她又陷入睡眠的世界……

  當時在等的時候,我真的有股罪惡感興起,總覺得自己可以像前兩次一樣好好問她求她,不必這樣夜襲。但我也知道,正因爲這樣會有平時沒有的刺激感,所以才會更刺激我的慾望。

  等約十分鍾,她的呼吸又變的平穩,陷入夢鄉,但我的陰莖卻已經等到又變軟。于是我看著她的臉,用手在棉被內搓揉陰莖,想讓它再度沖血勃起。

  接著我轉身拿起床頭櫃上的保險套,輕輕套在陰莖上。我深呼吸幾口氣,在腦海中預想一下等等她會有的反應與應對。

  該是時候了,我慢慢撐起身體,在棉被內移動到雯雯的身體上。但就算我再怎幺注意,床鋪還是會産生搖動,並且因爲我移動産生的空隙,冷空氣又開始灌進棉被內。

  所以當我移動到雯雯身體上方時,用雙手雙腳撐著身體,她也正好睜開雙眼醒來。于是我靜止不動,緊張的看著她,準備應付她的所有反應。

  頭幾秒,她還朦胧的看著眼前的我,八成以爲自己還在作夢,但她還是很快的就恢複清醒:「……哥?」

  然後,她總算完全會意過來。

  「哥?!你想做什幺?!」

  她馬上伸手搭在我胸膛上開始推我。但因爲她力小,加上我已經有準備,所以她還是動不了我。

  「雯雯,跟哥哥愛愛好不好?」

  「不要啦……」

  「我們已經快一個月沒愛愛了耶?人家正常情侶都一週好幾次……」

  我開始想以各種理由說服她,雖然知道從來沒有這樣成功過,但還是忍不住會想嘗試。

  「不要啦……」

  「我衣服已經脫光,保險套也已經戴好,不必怕懷孕。好不好?雯雯?」

  聽到我的哀求,她這時才停止推我的動作,並頭探向棉被內,發現我真的衣服都脫光了。

  「雯雯,妳也知道愛愛只要十分鍾而已,或是十五分,而且妳也可以繼續睡覺啊……」

  說真的,要她繼續睡這樣說是真的很蠢,但我還是說了。

  「……哥,不要啦……我明天一早還要去學校上課,你不要這樣啦……」

  雯雯當時有點可憐的跟我哀求,還真的讓我不忍心起來,覺得自己太過分了點。

  當時我的慾望,真有如被她的哀求攻勢給潑了桶冷水,而再度冷靜下來。

  我看著她,她也無言又哀求的看著我,彼此就這樣在無言中度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正當我自己真的想放棄,移動身體離開她時,竟然雯雯默默低下頭有動作。

  我看著她轉頭伸手拿旁邊原來我躺的枕頭,拉進棉被內,然後冷冷的跟我說:「哥,你先過去啦……」

  那時我就發現,她要跟初夜一樣,用枕頭墊在自己的臀部上。可能雯雯是不忍心看我這樣,所以才會屈服要讓我愛愛。

  「雯雯……」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依然冷冷的看著我。那瞬間,我感到一股寒氣,發自她的雙眼,也發自我的內心。

  「雯雯……妳真的不要的話沒關係……」

  她依然沒有回答我,只是看著我,但我知道,她已經在生悶氣了。

  從以前到現在,我們的關係都是這樣。我也不知道她這樣的個性該說好還是不好,她總是被我要求到最後,不得不答應;但那時她又會自己生著悶氣,一邊又順著我的要求。而那時知道自己太過分而冷靜下來,卻又因爲害怕她的無形壓迫,而不得不採取本來就跟她要求的行動……

  那陣子她還只是在幫我自慰時,有一次就是我在她生氣後決心打退堂鼓,反而被她罵說:「既然哥不要,一開始就不要這樣煩我!!」于是當時我就只能靜靜的移動身體,掀開棉被坐到一旁,在陰暗的小夜燈下看著她浮起臀部,並將枕頭墊到底下。

  接著她併攏自己雙腿,向自己乳房屈起,然後伸手進T-Shirt,開始將內褲順著雙腿脫下。但可能是因爲正在氣頭,加上上次在浴室愛愛時也已經被我看過,所以就不在意我看。

  她將內褲放到一邊,然後雙腿併攏伸直在床上,卻依然將T-Shirt拉到自己的大腿,蓋住陰部。我沒有說話,也不敢說話,只是靜靜坐在一旁。

  「……哥不是想要嗎?我這樣沒有蓋棉被會很冷,而且肚子會冷到耶!」

  她說的沒錯,快過年了,也正是冷的時候,雖然是在密閉的房間內,冷風還是會不停灌進來,難怪老一輩的人會說冬天的風是尖的。加上她是女孩子,讓子宮冷到也真的對身體不好。至于我,沒穿衣服當然也會很冷,但我的心更冷,已沒有剛開始要夜襲時的緊張與熱血……

  「……對不起……那妳雙腳張開。」

  雯雯無言的將雙腿左右張開,于是我拉著棉被披到自己背上,就又挪動身體到她雙腿中間,並且跟棉被一起將兩人蓋起來。

  雖然棉被內溫度已經開始回升,但她一直冷冷看著我,我完全不敢看她,又讓我覺得溫度好像下降了。

  「雯雯,妳的腳……」

  我才剛說,她就知道自己該做什幺的將雙腿向雙手曲折起,並向左右盡量張開,就像M一樣,也連帶向左右張開自己的陰唇。同樣的,我雙手移在她雙腿膝蓋窩的地方頂在床上,讓她的雙腿能就這樣自然靠著我的手臂。

  我握著自己怒勃的陰莖,開始無言的要找她的陰道口。

  「……早上我如果爬不起來,哥要負責叫我。」

  雯雯冷冷對我丟下這句話,我只能回答她:「哥哥等等一定叫妳起來!」

  我很快就找到雯雯的陰道口,並讓龜頭頂在上面。

  我看著她,雯雯也知道我要插進去而略顯緊張。但看的出來,已跟前兩次不一樣,少了清純嬌羞感。

  「雯雯,我要進去了……」

  然後我聳動屁股與雙腳,開始將陰莖向前推……

  我再度感覺到她的陰唇被我排開,然後龜頭進到她的溫暖陰道內。

  我一點點進入她體內,也注意到雯雯的表情變化。她從冰冷看著我,然後開始皺眉頭,接著露出痛苦表情,最後……「啊……啊!會痛啦……!」

  她開始用雙手搭在我胸膛上,似乎是想推開我。而我也被她忽然喊痛給嚇了一跳。這時我也已經快要全進去了,卻還是馬上停止動作。而她也在我動作停了之後,就停止喊痛。

  她害怕的看著我,好像在問我是不是我又做了什幺奇怪的事?但我也是很無辜,完全沒想到她會忽然這樣。

  「很痛嗎?」

  我開口詢問,她點頭回應。

  「但都跟第一天一樣啊?我也沒有做什幺……」

  我又等一會,才又再小心的推進。雯雯也開始又皺起眉頭要喊痛,這時我也剛好全部都進去了。

  「哥……會痛耶……」

  她這句話說完,我才猛然想到一件基本性常識。

  「……雯雯……妳的陰道好像太乾燥了……」

  我想我應該猜的沒錯,前兩次都是剛好在她洗澡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