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岔路之少女淩辱

精彩内容:

〈序

  低頭瞄了一下手錶,時間是深夜一點二十分,一樣的時間,一樣一事無成的
我,一樣經過這個岔路口。

  右邊那條窄巷的路燈已經故障好幾個月了,政府似乎沒有要維修的打算。從
這個分岔路口望向去,細細長長的巷子延伸到遠方,因爲太過陰暗看不到盡頭。

  毫無理由地,我逕自轉向那條巷子裏,這條路不只陰暗,而且對于回家也不
是近路,也許只是想要有一點點生活上的改變吧。其實我並非沒有走過這條路,
曾經在白天路過這條巷子,是一條大約叁、四百公尺的巷子,左右兩側似乎是改
建區,都是破舊或荒廢的房屋,現在都被不明人士佔領(我想都是一些遊民或流
氓之輩),在中間會路過一個規模不大的公園,似乎是設計給兒童的遊樂公園,
但那次沒看到半個兒童,可想而知,沒有人會讓小孩來這種地方。

  我走到一半就後悔了,明明知道這是龍蛇雜處的鬼地方,還不怕死走這條巷
子,只是再盤算一下,我是個男人,那些遊民流氓能對我怎樣,頂多是搶劫我吧,
我身上就剩這塊塑膠錶值個幾塊錢,說不定還比他們窮呢,要搶就來搶吧。

  不自覺間加快了腳步,遠遠看到前方有個嬌小的身影,心裏有點訝異,是不
是走失了?走近一看發現是一個少女,年紀大概十四、十五歲,長得相當可愛,
一頭俏麗的中短髮,水靈的汪汪大眼,淡粉色的小嘴,微微隆起的胸部,目視身
高只到我的胸膛,那大概只有140公分左右,非常嬌小。

  「小妹妹,你怎幺會在這裏?」我帶著疑惑。

  「……」少女沒有回應,但她輕輕咬著嘴唇,美麗的雙眼左顧右盼地,很明
顯她正焦急地思考要不要回答。

  這種情況下我是應該報警的,可是我的手機被我拿去當掉了,用來當成上個
月的餐費。現在沒有辦法,也許我該親自送她回家吧,這四周離熱鬧的地區至少
有兩到叁公裏,還有很多不明的人士出沒,放任她在這邊肯定相當危險。

  「小妹妹,你一個人待在這邊很危險的,你知道你家住址嗎?我帶你回去吧。」
我釋出善意。

  「不知道。」少女低下頭回答。

  「那這樣吧,這邊真的很危險,我先帶你到最近的警察局。」我試著帶她離
開這鬼地方。

  「啊……不用了,真的。」少女語帶焦急地回答。

  我察覺到一點異狀,從她的回答來看,少女應該不是走失,也許我該直接離
開,畢竟我連自己都顧不好了。

  在思考的時候,仔細看著少女,明明是寒冷的夜晚,但她似乎流了一點汗,
小小的胸膛些微起伏著,可以聽到她細微的呼吸聲,可愛的臉上泛著一點紅暈。

  「小妹妹,你……」話還沒講完,只感到後腦一陣劇痛,頭暈目眩,我隨即
暈了過去。

                〈一〉

  剛醒來就感到後腦還未退去的疼痛,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成群的人聚集在
前面,而且每個人都沒穿衣服,我試著起身,發現雙手被死死地綁在後面的柱子
上。環顧四周,破舊掉落的磚瓦,布滿灰塵的地板,這裏似乎是某間廢棄的房屋。

  我很快就認清發生了什幺事,這群遊民完全沒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全部站
在破棄房屋的中間,圍著剛剛那甜美的少女,而她的制服已經被扯爛撕碎丟棄在
角落,嬌小的身軀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內褲。

  「這婊子還真他媽的賤,都還沒肏她就已經開始發情了。」瘦子伸長舌頭舔
著少女的乳房,他布滿黃垢的牙齒也輕輕咬著少女的美乳,少女似乎有點吃痛地
發出陣陣嬌喘。

  這瘦子全身髒兮兮地,從頭到腳幾乎沒什幺肉,但胯下那東西卻挺驚人的,
又粗又長,垂下來目測就有20公分左右,不禁令人懷疑是不是全部養分都跑到
那去了。

  周圍十數個遊民跟著圍來過來,其中一個遊民將少女的內褲脫了下了,一絲
黏稠的透明愛液黏著內褲及少女光滑無毛的私處,遊民見狀都淫笑了起來。少女
雙頰泛著羞澀的潮紅,雙眼緊緊的閉著,似乎感到相當羞恥。

  「嗯……嗯……」少女雙唇微張,發出嬌淫的喘息聲,呼吸漸漸急促,小巧
的乳房隨著呼吸而輕微起伏,彷彿對週遭雄性生物發出交配的訊號。週遭遊民將
那未成熟的蜜穴用手指扳開,露出小小陰蒂和粉紅色的陰肉,以及如豆子般大小
的陰穴入口。

  「臭婊子,是不是很想要被肏. 」瘦子說道。週遭的遊民們開始對著少女的
嬌軀上下其手,他們一個個身上布滿汙垢,每當抓捏過少女白潔的肌膚,就留下
骯髒灰黃色的抓痕。

  「你這只小母狗,先幫我們大家弄乾淨吧,喀喀。」瘦子將那骯髒的陰莖皮
給向後翻,龜頭溝裏滿滿的灰黃色汙垢,羞辱地將陰莖打在少女小臉上。

  少女羞澀地看著眼前滿是汙垢的陰莖,異味從我這裏都聞得到。少女只猶豫
了幾秒,便舔了起來,她先將馬眼上透明的愛液舔淨,再接著把龜頭溝厚厚的黃
垢舔掉。

  周圍的遊民們見狀一個個圍了上來,只是這次沒有像瘦子一樣讓少女服務,
而是個個粗暴地將陰莖塞入少女的小嘴裏,有的還忍不住射精在少女的喉嚨裏,
少女還來不及咳嗽就被下一根無比骯髒的陰莖插入小嘴,那汙垢程度甚至令我懷
疑是不是故意弄上去的。

  瘦子將手指插入少女極小的蜜穴內,那瘦子的手指和他的身材一樣細瘦,但
卻也夠塞滿少女未發育的陰道。少女相當吃痛地發出「噢」的聲音。

  「這婊子還是處女,喀喀喀,今天絕對把你肏到合不起腿走不了路。」瘦子
一把就把少女抱起,並把少女放到地上形成傳教士體位,雖然瘦子體型瘦弱,但
對于少女那無比嬌小的體型,還是可以輕而以舉的抱起。

  少女臉頰、身軀都泛著紅暈,雙腿間光滑無毛的陰戶微微張開,汪汪的雙眼
緊盯著瘦子粗壯的陰莖,嬌小的身軀微微的顫抖著,少女無法掩飾她的緊張。

  那瘦子的陰莖就算以黑人的標準來講都算粗長,目測至少有20公分長,粗
度將近有飲料罐的粗細,上頭長滿噁心的小肉瘤,我有點擔心少女是否真能承受
那巨物的侵入。

  「…請……溫柔一點……」少女用極其細微的聲音說著,那嬌柔的聲音肯定
無法讓瘦子和周圍遊民真的對她溫柔一點,我相信只會造成反效果。

  瘦子完全沒有在意少女的感受,硬是直接把巨大的陰莖塞入少女的小穴,然
後用盡全力抓著少女的細腰挺到最深處,力度之大激出了一聲「啪」,我無法分
辨是瘦子鼓脹的睾丸撞擊少女小而圓嫩雙臀的撞擊聲,還是少女那未經人事的幼
穴被撕裂的聲音。

  「……啊!」少女來不及防備這痛楚,反射般地尖叫一聲。原來兩片細薄的
陰唇被極限地撐開,向週遭逐漸拉伸,交合處開始流出處血,把瘦子粗壯的肉棒
染成鮮紅色。少女緊緊咬著下唇,雙眼緊閉,冷汗從暈紅的臉頰流下,似乎一點
都沒有享受到性愛,只有大量的痛楚。

  「…好痛……慢點……」少女再也忍受不住,但瘦子一點也不理會她的哀求。

  「媽的…這婊子有夠緊的。」少女未曾開發過的小穴緊緊嵌住瘦子的肉棒,
陰道內每層皺褶擠壓著瘦子粗壯的陰莖,形成極大的壓力,每當瘦子抽插都會發
出「啾」的淫穢聲響。

  瘦子每次抽插硬是要將整根陰莖給塞入少女身體內。但瘦子的陰莖起碼有2
0公分長,而少女的未成熟的陰道至多10公分,每當瘦子硬是插入,巨大沖力
將龜頭前端撞進子宮頸內,再壓迫子宮整個向上頂,每次都疼得少女整個身軀隨
著龜頭弓起。

  「……真的…很痛……拔出去……」少女多次哀求。但以我這旁觀者的角度
顯然不是好方法,瘦子的陰莖粗壯的猶如飲料罐一般,每次往後抽都把少女陰道
內粉紅色的嫩肉給拉扯出來一些,一往前頂又以捅破子宮的氣勢將整根粗長的陰
莖塞入少女小穴,那深度龜頭大概都進到子宮內了,每次抽插伴隨著「啵」一聲
類似開罐器的聲音,顯然是龜頭溝卡進子宮口後又用力抽出的聲響。要是瘦子一
發狠把陰莖完全抽出,我真擔心少女嬌弱的陰道和子宮整個被拉扯出來,這是會
出人命的,只能等待瘦子發洩完獸慾,讓陰莖在少女的蜜穴內軟化了。

  瘦子下體激烈的摧殘著少女未成熟的蜜穴,而上半身也沒閑著,雙手極其粗
暴地抓揉著少女的微微隆起的乳房,力度大到手指都嵌入少女幼嫩的肌膚,原本
白皙的乳房被蹂躏的多處紅腫、瘀青。瘦子醜陋的臉孔伴隨令人厭惡的「喀喀」

  笑聲,用極其龌龊的姿態舔遍少女的嬌軀,又不時強硬地舌吻少女,將自己
噁心的灰黃色唾液流進少女嬌柔的櫻紅小嘴內。

  少女從頭到尾沒有發出女性性交應有的愉悅呻吟,只能勉強聽到少女細微地
發出「嗚…嗚…」的痛苦聲音。瘦子猶如一個高高在上的征服者,氣宇軒昂的駕
馭著底下嬌弱小巧的少女。而少女俏麗臉龐挂滿淚痕及口水,伴隨數秒一次的劇
烈顫抖,無法反抗地承受瘦子的獸慾。這樣粗暴的性愛對于任何女人都是折磨,
何況是這未成熟的少女。

  少女嬌弱的身軀多次因爲痛楚而導致的觸電般地顫抖。每當少女哀求,瘦子
便更加粗暴,如同野獸一般要命地抽插。少女只能祈求瘦子可以趕快完事。可惜
瘦子不僅下體驚人,續戰力和體力也是令人瞠目結舌,數十分鍾過去瘦子仍然沒
有射精的迹象,抽插的頻率不減反增,少女原本光滑而嫩白的陰處早已紅腫,嵌
住瘦子粗壯陰莖的小穴口多處破皮,可愛而純真的臉上失去容光,一雙水靈的雙
眼早已渙散,俏發因爲汗珠淩亂地貼在布滿潮紅的雙頰,令人頗爲心疼,但這絲
毫無法引起瘦子任何憐憫。

  「肏死你!」又半小時過去,瘦子突然將少女給倒立起,由上而下地用力插
入,把龜頭牢牢地頂在子宮頸上,馬眼直接在子宮內射精,瘦子已經幾個月不手
淫也沒有射精,儲蓄在體內幾乎源源不絕的精液在這時全部湧出,先是射出乳白
色的新鮮液狀精液,噴射在少女柔弱的子宮底部,強烈地撞擊感和灼熱感讓少女
的嬌軀猛烈地顫抖起來,少女嬌小的子宮逐漸被精液灌滿,蜜穴幼腔緊密的壓力
而發出「噗滋」的聲音,射了幾十秒後連同囤積數月的黃白色塊狀精液也一同射
出,腥臭的黃白色塊狀精液極爲濃稠而黏密,恰巧堵住了少女的子宮口,最後瘦
子將陰莖由後往前擠,擠出最後一點精液抹在少女的翹臀,那精液呈現黃色固態
狀,簡直跟乳酪沒兩樣。

  瘦子甩甩陰莖之後,便把少女一腳踢倒。少女倒在地上,卻沒有半滴精液流
出,看來那些極其腥臭的濁黃色精液會永遠留在少女子宮內,直到被少女子宮所
吸收。

  少女似乎已經神智不清了,倒在地上沒有任何反應,大腿之間被黃白色精液
和紅色的處血混成一片狼藉。我暗自擔心著少女柔弱的身體,瘦子說得沒錯,依
照少女現在的狀況,沒有休息個七天八天是不可能正常走路了。

  週遭的遊民見狀全部圍了上來,他們的眼睛都似乎睜得要冒出血來,露出要
肏死這少女才肯罷休的神情。由于看完剛才瘦子淩辱少女的情景,每個遊民的陰
莖都早已完全勃起。我才發現這群遊民們一個個下體驚人,和瘦子相比幾乎有過
之而無不及。有的形狀扭曲醜陋,有的上面長滿一顆顆肉瘤,但都有一個共通的
特點—無比粗長。

  「嘻嘻,不如來比賽,看誰讓這母狗受精。」其中一位遊民龌龊的笑了起來。

  「那肯定是我贏啦,你媽的,老子已經累積一個月了,就是爲了讓這些婊子
懷老子的種。」另一位遊民不屑地回應。

  「吃屎吧你,你爹我每次幹女人每次受孕,這次還禁慾兩個月,還不讓這臭
婊子生個叁胞胎。」又一位遊民嗆聲。

  「你們都甭爭,老子每天吃海鮮蛋白質,還把屌綁起來叁個月一滴精液都沒
出來,保證是老子的種。」一位全身髒得不可思議的遊民開口。

  我在一旁聽得驚心,這少女才經曆第一次,而且是那幺慘烈的第一次,嬌小
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要是真再被這群遊民給輪流上,那不知道會發生什幺恐怖
的後果。

  這群遊民爭先恐後的撲向少女,第一個抓到少女的遊民立刻從後面擡起少女
渾圓的美臀,用力地開始抽插。

  「死婊子,絕對是我讓你懷孕。」遊民用盡全力的抽插,好像要把少女肏死
一樣,粗壯的陰莖像打樁機一樣摧殘著少女的蜜穴,其他遊民看到少女蜜穴被佔
據,只好硬把少女小嘴撐開抽插,有的則在一旁準備要搶當下一個射在少女子宮
內的人。

  少女和遊民的交合處一直發出「噗滋」的淫蕩聲響,每個遊民的眼神都極爲
兇殘,失去理智般地瘋狂抽插,每次都將少女的陰唇插入陰道內,拔出時再整個
翻出,下體黃濁的精液都被操成泡沫狀。

  「……讓我……休息一下…拜託……」少女開始苦苦地哀求,但每個遊民早
已變成野獸,除了令少女受孕之外沒有別的目標,我也才發現這些遊民不是說大
話。他們每個都將馬眼插進少女子宮才肯開始射精,每個射精都有一分鍾左右,
直到後面的遊民忍無可忍把還在射精的遊民推開,才把剩下濃稠的黃白色精液射
在少女的嬌軀上。

  「…好撐…好痛…讓精液……流出去一些…」少女用氣若遊絲的聲音哀求。

  我這才發現比起遊民們的射精量,從少女紅腫破皮的小穴流出的精液實在很
少,應該是都在堵在子宮內了,看著少女身上濃稠塊狀的精液,這種陳年精液絕
對會卡在子宮內。

  看了一下錶,已經過了快叁個小時,少女也從一開始哀號哀求的聲音,逐漸
沒有反應,我看著所有遊民都肏過少女兩叁次,終于結束了,我衷心希望少女只
是暈過去,而不是被這群遊民給肏死了。

  少女小小的子宮被灌入數十人濁黃的精液,原本平坦的小腹竟然有些微鼓起,
我不知道這群遊民到底是累積了多久的精液,竟然可以濃稠到如此地步,幾乎都
留在子宮內沒有流出來。

                〈二〉

  忍不住喵了一眼少女,她像是壞掉的洋娃娃一樣被丟在這破舊屋子的中間,
腥臭的精液味瀰漫整個屋子。

  「你們都肏完了啊?喀喀,沒有把那婊子肏死吧?喀喀。」瘦子語帶戲谑地
說道。但是從我聽起來的口氣,他可一點都沒在意那少女有沒有被肏死。

  看起來瘦子似乎是這幫人的老大,我正極力思考該怎幺說服他放我一馬,更
好的情況是,順道救這可憐的少女離開這淫窟。

  這群遊民最缺的就是錢吧,可惜我身上一毛錢也沒有,也許我把家中所有值
錢的家具變賣,還可以湊到一些錢,但還是要先說服他們放了我走。更重要的是,
那奄奄一息的少女,必須要馬上送到醫院……不行,這種傷勢一定會被警方調查,
這群遊民不可能讓我送少女到醫院……到底該怎幺做………

  「哈哈,這女孩兒?鬼山你確定嗎?她搞不準會被你給肏死。」瘦子說。

  在我思考的同時,沒注意到有一個截然不同的家夥走了進來,這家夥一點都
沒有遊民的樣子。

  「去你媽的,你們這群垃圾都爽完了,還怕這婊子給我肏死嗎?」這個似乎
叫做鬼山的家夥回應。

  眼前這家夥少說有兩百二十公分高,一百八十公斤重,剃了一個監獄標準的
平頭,身上刺滿了龍虎之類的刺青,全身肌肉迸的緊緊的,虎背熊腰,應該沒有
多少人能挨得住這家夥一拳。更可怕的是他的陰莖,血管暴露在上面,粗度足足
有我的手臂粗,長度更是有30公分以上,大概跟馬陰莖有得比,我不禁擔心這
恐怖的陰莖若強行插入少女,可能會把她的子宮給捅破。

  「肏,臭死了,你們他媽是怎幺搞的!?」鬼山一把給少女抓了起來,少女
早已暈死過去,小穴嚴重紅腫,陰唇外翻,整個小穴口都是泡沫狀濁黃的精液,
清秀的臉上和微乳也都是半乾涸狀的精液,嬌小的身軀到處都是咬痕和瘀青。

  鬼山一巴掌打在少女臉上,少女吃痛地醒了過來,雙眼視線逐漸清晰,第一
眼看到的卻是鬼山胯下嚇人的巨大凶器,少女先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隨後馬
上轉變爲極度恐懼的表情。

  鬼山一句話也沒說,將幾顆春藥硬塞進少女嘴裏,一只手便把少女抓了起來,
逕自將拳頭大的龜頭對準少女仍未恢複,紅腫破皮的陰部。

  「不行……這種不可能的…」察覺到鬼山的意圖,少女緊張地揮手,兩只小
手細微的顫抖著。我在角落緊忍著要喊出住手的沖動,以任何人的觀點都知道,
那馬一般的陰莖不可能進入少女的小穴裏。

  「好痛……真的不行…」少女的俏發被精液浸染,淩亂地黏在細緻的臉龐上,
她緊緊地咬著下唇,緊皺著眉頭,鬥大的汗珠從她額頭滴落下來。

  鬼山幾次試著將那令人恐懼的陰莖插入少女小穴,但那木樁似的巨物只能頂
在少女幼弱的下身。鬼山完全勃起的深黑色陰莖布滿血管,根部吊著兩粒排球般
大小的睾丸,布滿濃密黑色的陰毛,前端連結著成人拳頭般大小的黑褐色龜頭,
龜頭上和龜頭溝長滿一粒粒尖銳的肉瘤,馬眼口大大開著,甚至比少女的蜜穴口
還大,預示著這凶器駭人的射精量,整個生殖器模樣極爲恐怖,對比之下比少女
白嫩的大腿還粗。我在一旁看得如坐針氈,卻又沒有膽子阻止,這家夥絕對會撕
裂那可憐的少女,絕對會。

  少女試著掙紮想把鬼山推開,但可惜少女用盡力氣對于鬼山來說卻絲毫不受
影響。鬼山粗暴地將那恐怖的陰莖頂向少女已經紅腫的陰部,但仍無法插入而只
有重重撞擊到少女,少女痛的弓起身子。鬼山拳頭般粗壯的龜頭,雖然已經有大
量的精液做潤滑,但仍然連龜頭都無法進入。

  「好……痛……要裂開了……」少女發出痛苦的呻吟。數次的嘗試後,鬼山
的龜頭終于插進了大約兩公分,少女細嫩的陰唇硬深深的被擠進陰道內,整個陰
戶充血紅腫,緊繃到了一個極限。少女的腳趾緊彎著可以顯現她的痛楚。

  「嗚…嗚…好痛……會死掉…」少女突然哽泣了起來,全身細微地顫抖,呼
吸急促。少女用她細嫩的雙手搥打著鬼山的胸膛,似乎在哀求他。

  「媽的,剛剛不是都沒事,現在怎幺突然就不乖了,操。」鬼山對少女的反
抗似乎有點不悅,火氣一上更用力地插入。鬼山全身肌肉一緊繃,布滿肌肉的腰
身用力一挺,那手臂般粗壯地陰莖竟然真的進去了一半。少女因爲這難以承受的
痛楚放聲哭泣起來,雙手像個無助的小孩一般用力捶打著鬼山。

  「幹你的,臭婊子,你再反抗試試。」鬼山受不了少女的掙紮,一只手用力
掐住少女的脖子,少女不再捶打鬼山的胸膛,兩只小手抓著鬼山粗壯如電線杆的
手臂,試圖扳開他,但一點用都沒有。

  「肏,爽死啦!」鬼山大吼一聲。少女一開始窒息,小穴馬上吸吮開始起來,
從陰戶到子宮漸漸縮緊。從少女的身軀竟可看到一個巨大的陰莖形狀,仔細觀察
還可以看出鬼山恐怖陰莖的每個構造,前端那位置肯定是插進子宮了。少女痛苦
的感覺從她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原本早就該暈過去,卻因爲鬼山強餵的大量春藥
而無法暈過去。

  鬼山不理會少女,每次都將陰莖抽到小穴口,又用盡全力地整根頂進少女的
花心,粉櫻色的陰道嫩肉緊扣著鬼山的巨根,拉伸到極限點。每次抽出都可以看
到那巨大的陰莖把陰道跟著抽出來了一點,然後又用力地擠了回去。兩人交接處
因爲先前遊民的大量黃濁精液而發出「啵啵」的淫穢聲音。

  從遠處看起來就像一只大金剛在強姦一個小女孩一樣,形成強烈對比,少女
兩只小手的反抗對于鬼山來說簡直是空氣,我深怕鬼山不會控制力道,那渾身緊
繃的爆筋肌肉很可能一不小心就把少女柔弱的頸部折斷。周圍已經爽完的遊民看
到這激烈的情景,一個個陰莖又重新硬了起來。

  從少女腹部隆起的陰莖形狀判斷,龜頭前端已經頂到子宮底端,還硬生生將
子宮向上壓迫而起,少女嬌弱的肉體除了要承受下體的疼痛,還要承受其他器官
被壓迫的痛苦。

  鬼山一手掐著少女,直接把少女抓了起來,僅靠著單手和陰莖就將少女插得
雙腳離地。少女臉上已經被淚水沾滿,水汪的雙眼渙散,但鬼山一點也不憐憫,
似乎是以少女的痛苦爲樂一般,每次抽插都有要插破少女子宮的氣勢。我在一旁
看得是膽顫心驚。

  「呀!」鬼山巨吼一聲,將他馬一般粗長的陰莖抽出至剩龜頭在少女的小穴
內,然後雙臂全力將少女往下猛拉,搭配鬼山的熊腰猛地向前一頂,激出一聲巨
響「啪」,少女的小腹突出了一個巨大的龜頭陵起狀,少女被這突如其來的重擊
痛得抽筋般全身顫抖了好幾下。

  鬼山一手緊掐著少女的脖子,另一手懸空插著腰,少女全身的重量僅靠鬼山
掐著自己脖子的手臂和鬼山粗壯的陰莖支撐,若多靠一點脖子支撐就會完全窒息,
而鬼山的陰莖已插入子宮,若靠下身支撐壓迫器官的痛楚更是令少女難受。

  鬼山維持著這個姿勢便沒有再繼續抽插,我懷疑難道這家夥真有那幺一點良
心,讓這女孩休息一下嗎?

  「又開始啦,喀喀,不要把這婊子的子宮給射暴啊,喀喀。」瘦子在一旁嘲
笑著,四周的遊民也跟著鼓譟.

  我再仔細觀察,原來他那兩顆有排球般大小的睾丸正在劇烈收縮著,每次一
收縮,少女的小腹就以可見的幅度擴張了一些,少女未成熟的陰道能容納如此龐
然巨物已經是極限,自然沒有任何縫隙可以讓精液漏出,鬼山全部的精液一滴不
漏的都進入少女的小子宮內。

  叁分鍾過去,鬼山睾丸的收縮頻率依然沒有減慢,驚人的射精量簡直令我目
瞪口呆,但周圍的那些遊民似乎見怪不怪,一個個戲谑地看著這我難以置信的景
象。

  「不要再射了…已經…裝不下…求你了……」少女開始哀求鬼山。已經五分
鍾過去,少女的腹部已經有如懷孕五、六個月的孕婦,一般孕婦的子宮有數個月
的時間逐漸擴張,但現在這少女小小的子宮卻在幾分鍾內被強迫擴張到孕婦般的
大小。

  鬼山洪水般的射精仍在持續,少女子宮唯一的出口已經被鬼山馬一般的陰莖
給完全堵住,擴張到臨界點的陰道嫩肉像麻繩一樣緊緊栓著鬼山的陰莖,根本沒
有任何一絲縫隙讓精液漏出,少女幼嫩的子宮只能被迫不斷擴張,連原本不該接
納精液的輸卵管及卵巢,都因被迫容納這巨量的混濁精液而隨著擴張。但鬼山水
柱般的射精依然繼續,已經沒有任何可能再容納鬼山持續湧出的黏稠精液,我已
經預見這青春可愛的少女因爲子宮破裂而死去。

  就在我擔心少女的子宮真的會破裂的時候,鬼山壓著少女肚皮處隆起的巨大
陰莖形狀,將手用力扣住陰莖溝處,隨後把陰莖使勁拔出幾公分,從少女幼腔內
隨即發出一聲清脆地「啵」聲,似乎是將龜頭拔出子宮口。少女被這粗暴的動作
痛得觸電般猛烈顫抖,全身弓成彎曲狀,原本包覆著陰莖溝的下腹處逐漸顯現出
深紫色的瘀青。鬼山並沒有抽出陰莖,而是馬上頂了回去,將龜頭猛烈地頂在子
宮頸處,靜靜等待遭到擴張的子宮口收縮。

  十分鍾過去,鬼山終于緩緩將陰莖抽出少女的小穴,泡沫狀的精液牽成絲狀
連結著鬼山的陰莖和少女的小穴。使我吃驚的是,原本預想少女子宮的精液會猶
如噴泉般的湧出,然而竟然連一滴精液都沒漏出來。

  鬼山一完事,直接將少女丟落在地上,還將陰莖上殘留的精液甩在少女身上,
簡直比對待一個陰莖套還不如。我定睛一望鬼山的陰莖,實在是太沒有真實感,
起碼有40公分長,10公分的直徑粗。

  少女全身一片狼藉,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形容,經曆這種不人道的淩辱,全
身上下到處是瘀青和咬痕,紅暈布滿雙頰,秀髮被乾掉的精液黏成一塊一塊,細
嫩的脖子被鬼山掐出一道紫圈,幼嫩的臉及微隆起的胸都是黃白色半乾狀的精液,
原本平坦的小腹隆起,子宮內滿滿都是塊狀黏稠的黃白色精液。飽受煎熬的下體
更是悽慘,處處可見破皮,小穴紅腫的似乎快滲出血來,陰唇紅腫外翻,原本幼
嫩細小的穴口被大大擴張還無法恢複,粉紅色的陰道內布滿血絲,子宮頸處呈現
暗紫色的瘀青,子宮口已經閉合,入口處布滿泡沫狀、塊狀的黃色精液,猶如強
力膠一般堵住子宮口。

  原來鬼山將龜頭頂在子宮頸等待子宮口恢複,加上鬼山的精液原本就濃稠如
塊狀,以及先前數十個遊民乾涸的黃白精液堵住了子宮口,以上種種行爲使得巨
量的精液都留在少女的子宮內而沒有流出。也就是說,往後至少幾個星期,少女
嬌小的身軀除了要忍受傷痕纍纍的痛楚,還要承受如此巨量的精液在子宮內的不
適。我不禁懷疑,這群遊民是否刻意如此,以女孩的痛苦爲樂。

               〈尾聲〉

  「這家夥是誰?」鬼山終于注意到被綁在角落的我,我心裏猛地一顫,似乎
可以預見我的下場,每一滴腦漿都用盡全力想到底該說什幺才能保住我的小命。

  「我們去找那婊子的時候看到他的,就把他打暈拖回來了。」某個遊民出聲。

  「做掉他。」鬼山輕蔑地看了我一眼,一點也沒思考地就做出了決定,我想
我說什幺也于事無補了。

  「喀喀,媽的,你看看這小子,好像也想肏那小婊子呢,喀喀喀。」瘦子邊
發出難聽地笑聲,邊戲谑地看著我。這時候我才發現,我的褲檔早已高高突起,
這難以接受的犯罪行爲,那少女可憐的處境,我竟然……勃起了。

  「做掉他多麻煩,喀喀,我才懶得處理屍體,看他那副賤樣,讓他也肏肏這
婊子,那他也算共犯了,相信他不會蠢到去報警,喀喀喀。」原本絕望的我,聽
到瘦子這話,竟從內心由衷感謝起來。

  「那就這樣吧。」鬼山敷衍地回應,沒有看那群遊民們,沒有看被綁住的我,
也沒有看奄奄一息的少女,逕自走了出去。

  某個遊民拿著蝴蝶刀走了過來,將綁住我雙手的繩子割斷。我一句話也沒說
就走向那少女,她已經沒有意識,若不是嬌小的身軀還有呼吸的些微起伏,我真
的會認爲她活生生被肏死了。

  我仔細看著她的臉,多幺可愛的少女,我不顧她身上的髒汙親吻了她粉紅色
的嘴唇,然後脫下我的褲子,她是我的初戀,也是我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