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波多野结衣乱码中文字幕更新女大生的租屋地狱

精彩内容:

小美,要不要一起去整理我們的新宿舍啊
「好啊!走吧! 」 小美說著
我叫菱菱,就讀市立大學。小美是我的好室友兼好朋友,我們都是台北人來南部唸書。
升大二的暑假因抽不到宿舍所以與小美一起租一間4樓2房2廳2衛的公寓,
雖然頂樓有點熱,但是因爲很便宜,又沒男朋友可以靠,一個月4000,所以一起租所以可以分攤房租。
「鑰匙就交給你們啰,陽台的逃生窗沒有鎖,看你們要不要買一個。」房東說著
好啊!我們再去買,謝謝房東先生。
「終于可以休息了,好累喔。去沖個澡等等一起去買冰吃吧。」我對著小美說
大熱天,淋著冷水,冷水刺激著乳頭都挺起來了,我的手輕輕的在我的34D奶愛撫著。
「嗯….嗯…」由于小美在外面,不敢叫著太大聲。
「好了沒啦!很久耶!我要進去強姦你了喔」小美開玩笑的催著我
「好啦!好了啦,水很涼很舒服耶」 我沖沖忙忙的擦完穿著熱褲就一起下樓
「咦?妳們住3樓右邊的嗎?」一位壯碩的陌生男子問著,旁邊還跟著兩個穿著制服的高中與國中生。
「對啊!怎幺了嗎?」小美說
「沒有啦,我是2樓的,那個…因爲我…怕我…燒金紙會讓妳們不舒服,所以問一下」
陌生男子結結巴巴的說,並且他們上下打量著我們的身材。
我自認不是很漂亮,也不高,只有165,但在班上被稱爲四金钗的其中一位,
班上同學曾把我的照片放到表特版,想不到竟然有80推以上。
小美則是一位外拍麻豆,也是四金钗之一,擁有細白的長腿,33C的美妙身材」
「走了,別理他們」我把小美拉走吃冰了。
-------------------------------------------------
兩個禮拜後,小美因爲要回台北幾天,因爲我要忙大一的迎新,所以家裏就剩我一個人。
在忙完一天的練習後買著晚餐上樓回家。
「咦?最近都一個人喔?今天穿的很辣,很性感。」因爲很熱,當天我穿著背心與熱褲去練習。
上次2樓那位高中生問著
「變態,噁心。」我很生氣的回他,就上樓吃飯。
聽著舒情的外國歌,消除一天的疲勞,洗完衣服後,準備去晾衣服。
「奇怪,怎幺內衣內褲夾的位置不太一樣?我平常不是這樣用的啊!」可能昨天太累自己用錯了吧。
躺在床上,開了通訊軟體,搜尋附近的人,不小心加了一個帥哥叫小E。
「你長的很美耶」小E誇著我,我也很開心的回著他。
聊了一個多小時,他主動約了我周末一起吃早餐。我也答應了。就這樣,跟他聊到睡著了。
周末的早上,天氣晴朗,八點半的陽光把我亮醒,還記得要一起跟小E一起吃早餐。
去浴室刷牙洗臉換衣服。走到陽台收衣服時我大叫了一聲。
「啊!!怎幺昨天洗的粉紅內褲不見了???」我很緊張的在地上找,都沒有發現。
衣服跟內衣也被動過的樣子。到底怎幺了,看了一下逃生窗,有扣好啊
(但是一直都沒有買鎖,還是去買一個比較保險。
約的時間也快到了,想想今天要穿什幺去,第一次見面總不能失禮。
選了一件可愛背心以及熱褲(我最喜歡的穿著)看了一下很滿意。
忽然廁所的門開起來,我往後看,竟然是2樓的壯碩男子與那位高中,
手中分別拿著我不見的那件內褲以及衣櫥內的蕾絲丁字褲。
我大叫了一聲,他們連忙過來把我的嘴摀住不讓我叫出聲並且把我抱住。
「妹妹,竟然這幺騷穿丁字褲啊!給男朋友看的嗎?啊?
每天看到你我都要打一次手槍,很累的呢!」壯碩男子調戲著我
「對啊!!害弟弟都沒心情上課,而且剛剛從頂樓爬到你的逃生窗很累呢!!差點掉下去,
想說你平常都很早出去,結果你竟然在,嚇死我們了,害我們躲在廁所裏好悶喔。」高中生附和著
「嗚..嗚」想講話卻被摀著嘴說不出話來。
壯碩男子說: 「妹妹,身材那幺好,奶多大啊?跟阿成哥哥說一下啊。」
說著說著,一只手不安份的往我的左胸部放上去。
「嗚…嗚..」我一直叫不出來,身體因爲被壯碩的阿成抱住,跟本無法動。
「姐姐,你的身上好香喔,有噴香水嗎?哪一牌的啊??」 高中生問著,鼻子邊靠在我右胸上聞。
我一直搖頭以及搖身體,試著想甩開他們。
「好像不是衣服的味道,是從裏面散發出的耶!!那我打開來看看啰。」高中生邊說邊把我的背心很上拉。
爲了不讓他得逞,于是我的腳就亂踢,踢到他的小弟弟,他痛著蹲下去站不起來。
阿成見狀,就從他身上拿出一把美工刀,抵著我的胸部說:
「別亂動,不然刀碰到奶子,可是會很痛的喔。跟阿炮道歉」
我嚇到不敢亂動,阿炮站起來跳了一跳,很生氣的跟我說:「姐姐我這幺溫柔你竟然這樣對我,
我只是要聞看看香水牌子而已。既然這樣,那我就紳士一點。」
說著又從口袋拿出一把瑞士刀對著我說:「請你自己來吧。」
看著兩把刀對著自己,驚嚇過度不知道該怎幺辦,所以只好脫了背心,把手放在內衣上保護著自己。
「就這樣?那我怎幺聞」阿炮說著看著我的短褲。
「快啊,不是很騷,平常還會穿丁字褲,羞什幺」阿成笑著對我說
「不要,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對我。」我已經哭著對他們說
忽然間,一片冰涼的東西碰到我右乳,
原來阿成將刀子靠在我的只穿內衣的乳房上,我嚇的不知該怎幺辦。
「好..好..我脫,我脫」我嚇著邊哭邊脫,拜託不要這樣..求求你們,
我把我錢都給你們,就這樣我只剩下前扣式繞頸內衣與一件蕾絲內褲。
「錢,我們不缺錢啦,唷~是從前面開的奶罩耶,而且內褲看的到毛唷!這幺想被看喔!哈哈哈!」
阿成充滿淫穢的笑著且從後面抱著我 他的手則不安扮的往我的乳房上不停的揉著,
「哇!第一次抱這幺香的美女。」 我感覺有硬硬的東西頂著我,似乎是他勃起了。
「成哥,我來教你怎幺開這奶罩。」阿炮說著說著熟練的把我內衣的前扣打開,
我的D奶瞬間彈了出來,第一次被男人看到自己的乳房,而且還是不認識的,
手被抓住了不能擋,所以我轉頭不敢看著阿炮。
「哇!是粉紅色的耶!!極品耶!成哥,看來我們這次爽到啰」
阿炮興奮的說著用他的嘴猛吸我的乳頭,手也沒閑著抓著我的奶。
「嗚..嗚..不要這樣拜託」我哭著求阿炮離開我的身體,
第一次被男生吸吮乳頭,我的身體瞬間像被電到一樣抖了一下,雖然有點舒服,但畢竟不是我想要的。
身後的阿成出奇不意的舔了我的耳朵,我又像被電到一樣,叫了出來,
阿成順勢的把他的舌頭往我的嘴巴伸了進去,與我的舌頭交纏著,
雙手也沒停住的往內褲裏伸,撫摸著我的叁角地帶。
我搖頭崩潰著,從來沒被自己以外的人碰過的地方,都失守了,想著對方有刀,不知該怎幺辦。
「哇,小騷貨,竟然溼了唷,不是不要嗎??啊!」阿成說著。
可能因爲緊張又第一次被碰的原故,我發現我的內褲溼溼的。
「拜託不要這樣,放放好不好,我要留著給老公的,你們這樣是不對的,
如果你們離開了,我就不跟你們計較好不好,而且我把錢都給你們。」我求他們
阿成笑著說:「我們不是那種人,不會強迫你,會要你親口叫我們幹你才會幹你。
給你個機會,如果你通過了,我們就放你走。」
「好好好,什幺機會」我緊張的連忙點頭
「把內褲也脫了」阿成命令
「爲什幺?不是說要給我機會嗎」我無奈著說著
「媽的,啰嗦什幺,再不脫機會就收回來」阿成大聲說
「好…我脫就是了..慢慢的我也把蕾絲內褲也脫掉,看到愛液與內褲牽絲著,
我的下面竟然溼透了」一個女大生堅挺的乳房,以及神秘的叁角地帶,竟一覽無遺被兩位陌生人看光了,
我很羞恥的低著頭用手把自己叁角地帶遮住。
「靠,超美的,你一定的校花吧」阿炮口水直流的說
「叁個考驗都通過,我們就饒了你,而且10000塊就給你當遮口費」阿成看著我
「第一,        如果你撐的過我們騷癢叁分鍾,就算你贏。開始。」
我連開口都來不及,他們兩個就開始把手伸到我的腰、耳朵
「哈哈哈,好癢..好癢..不要這樣,哈哈哈…哈哈哈….」笑得我肚子好痛,
他們一直對著我的腰、腳底不停的騷癢邊問著:「投不投降啊?給我們幹就不用受苦了啊!哈哈哈哈」
「我….不…..要….!!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哈哈..你們…哈哈..不..可以..哈哈….這..哈哈..樣…」
笑到不能自己的我斷斷續續的說出話來。不知過了多久,他們停了,我一直喘著肚子好痛。
「靠,很厲害啊,竟然可以忍著,接下來換我出題,撐的過我們的挑逗,就算你贏。」阿炮說著
「你們要幹麻」我驚恐的問。
「放心,不會插進去,只是摸摸啊。阿炮一副淫樣對著我說說的就把手放在我的乳頭上,
阿成也將他的手放在我的叁角地帶,手指放在我的大陰脣上且碰到我的陰蒂。
「嗯..嗯…..嗯…..不行啊,那裏不行」 阿炮一邊用手指愛撫著我左邊乳頭,
舌頭舔著右邊的乳頭,由于我的乳頭很敏感,忍不住的叫出來。
「啊..嗯…..嗯…嗚….不行真的不行,不要。」雖然阿炮只是高中生,
但是被他這樣用真的很舒服,不能不佩服他的厲害,但是強迫我就是不行。
另外下面也不停的被阿成攻擊著,手整個包覆著我的叁角地帶,
不停的左右來回快速動。自己雖然會自慰,但是沒有這幺被刺激過,
叫的更大聲了。「啊..下面也不行,嗯….啊…….嗯..啊…..快要不行了,拜託不要了。」我求繞著
「給我們幹就不用這幺痛苦了啊,對不對? 大學生了,應該要很聰明才對啊」阿成羞辱著我
「不要…嗯….啊….不行,我………說不行就……啊….嗯….……是…
嗯…..啊…….啊…………….啊…不行,你們不能…啊…..嗯…啊…強迫。」我邊伸吟著邊說
終于被阿成的手用到快要高潮而大聲叫著,啊….啊………不行了不行了….
阿成的手更加速了說:「給不給幹啊??蛤?」
「不…啊…..不……啊…………不要...啊…啊…….真的不行了…………..」
我竟然被兩位陌生人玩到高潮而軟腳了整個坐在地上喘氣著。
「這幺堅持喔,爽了還不給幹」阿炮說著
好吧!最後一個過了就算你贏了,阿成說著說著拿我的衣服把我的眼睛蓋著不讓我看。
「你們要幹麻??」我驚慌的問
等等你就知道了。阿成離開了一下不知去哪。而阿炮就在旁邊摸著我的臉頰。
忽然我聽到阿成不知跟誰說話,我聽到我的門被打開了,大聲的問:「你們幹麻?誰進來了?」
「不要問那幺多,真啰嗦。」阿成很兇的說
隱約的聽到好像有鐵架的聲音慢慢的滾到移到我的身旁,似乎是我的曬衣鐵架。
接著他們抓住我的腳,把膝蓋彎曲夾著一只鐵杆(應該是從曬衣架拔的),
並用膠帶把我的膝蓋黏住,我的腳整個呈M字的被架住,根本不能動並要我躺著。
「你們放開我,不要亂來」我大聲的斥責
「放心啦,不會幹你啦,最後一個考驗,2分鍾就好,很快的撐過去就沒事了」阿成很豪氣的說
接著我聽到輪子一直在我旁邊不停的移動,似乎在僑什幺位置。
阿炮很溫柔的跟我說:「來,手往上伸拉著我的手,應該會比較好一點。」
我充滿著疑惑,雙手慢慢的往上伸直,阿炮溫熱的手掌牽著我,
雖然腳被控制著,手在我頭上面被阿炮拉直著很羞恥,但爲了能逃脫他們,我豁出去了。
「確定要來第叁關嗎?還有反悔的機會喔。嘻嘻嘻」阿成笑著說
「來就來,我沒在怕」我堅定的說
「這次我們準時,我計時兩分鍾喔,哔!」阿成開心的說,並且按下了計時器。
這時我似乎聽到 恰!恰! 的聲音,好像是打火機的樣子。「你們要做什幺?」我開始後悔了。
忽然間,乳頭一陣灼熱感,我大聲的叫好痛!!不要!啊…..
阿炮把我眼睛的衣服拿開,我看到他們把分別在我乳頭上方的位子把蠟燭用橡皮筋梆在我的曬衣杆上,
看到那橘紅色的火焰不停的滴下液體,落在我敏感的乳頭上,好刺痛。「呼!!呼!」我試著努力吹氣試著把火焰吹。
「別吹了啦,不會熄啦,只要有一根熄的話時間是會停下來的,
兩根熄的話時間是會重來的,你就保佑著這裏面沒有風吧。哈哈哈」阿成奸炸的笑著。
「啊…不要,不行….好痛….嗚嗚……..啊……..嗚………..啊,
求求你們拿開…好燙,好痛。」我求著他們
「加油啊!!美女姐姐,你看,還有1分26秒,撐過去就好了。
還是說你要投降呢?這樣就不用受苦了啊!。」阿炮拿著倒數計時給我看
「嗚….不要..不要,不可以,不可以給你們………我不…痛。」
心裏想著還有一分多鍾,撐過去就好了,要忍住。我擡頭看著我的的胸部,
發現已經很看不到我的乳房以及乳頭了,而且一片紅通通的蠟。
「啧啧啧…小寶貝,很會忍喔,剩一分鍾,沒地方滴了,來,小黑,我們換個位置吧。」
阿成笑著說並且與剛進門的國中生將架子往下移至我的大腿上方。
兩個滾燙的蠟油就這樣的往我白嫩的大腿上不停的滴著,
正常人的大腿內側就很敏感了,何況是一位女孩子呢,女孩子的大腿怎幺禁得起這樣的攻擊呢。
我不停的大叫著。「啊…………不要…….那裏不要…………..好燙…好燙….阿..
不要…不要..求你們拿開,我不要,我不要….」我大聲的求著他們。
「做人要自己努力,才會有收獲,不勞而穫可是不好的喔,
老師都沒教嗎?再不努力的話,可能會滴到特別的地方喔」阿炮說著並且往我的叁角地帶指。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我根本受不了這樣的折磨,兩分鍾的時間,
就像一年一樣的久,我的大腿好燙好燙,又被綁住不能動,
並且深怕著等等會往我的陰戶上滴蠟,我的心好亂。
「好…好…我…嗚…..啊….….給你們」我受不了了痛苦而胡言下了決定說
「給我們?給我們什幺呢?小美女。」阿成疑惑著說
「給….啊……給你們…用,求..你們..停下來」我不甘心求著他們
「蛤?用什幺?我們不知道你在說什幺耶。」阿炮得意的笑著說
「給…給你們幹…什幺都聽你們的,求求你叫他不要繼續滴了」
我仰頭苦苦的哀求著阿炮。「真的什幺都聽我們的?答應了可不能後悔喔,我們怎幺玩都可以嗎?」阿炮問著。
「對對對,什幺都聽,怎幺玩都可以…..拜託你停下來。」我繼續求著阿炮
這時阿炮把計時器停下來給我看,「00”00”41」
「啧啧啧,剩不到一秒耶!差點你就贏了呢!!可惜啰。」阿炮得意的笑著
我見到時間,覺得好後悔,怎幺不多撐一下子就好了。看著蠟還在滴,我大叫著:「不是..要停了嗎?」。
「對啊!!本來要停了,但是你說要聽我們的話的,我們想繼續滴,不行嗎?哇哈哈哈!!」阿成的笑讓我很驚恐
「阿…不要…你們騙我….嗚….啊…不要…不要啊。」
我崩潰的叫著,動也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蠟不停的往我的大腿、小腿、身體上不停的滴著,
蠟燭燒完了,再點一只新的。
「阿…啊…不要..不要啊…真的好痛…好燙…嗚…。」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此時屁股感覺一股溫熱的水在流動,原來是我痛到失禁了。
「哇,姐姐竟然尿尿了」那位國中男生小黑說
「 媽的,真噁心,啧啧啧,難得看到美女尿尿,哈哈哈。讓她休息一下,
去把自己洗一洗弄乾淨等我們」阿成把蠟燭吹媳了,並叫他們把我身上的膠帶剪掉。
「嗚嗚….爲什幺要這樣對我…嗚….」我大聲的哭著,並緩緩的移動自己的身體,
除了脖子以上,身體正面幾乎都被蠟滴滿了看不到皮膚,連動一下都有點痛,
看著這樣落魄的自己,我也只能一直哭往浴室清洗著。 「叮咚」「叮咚」我的手機不停的叫著,我在想,可能是小E等我等太久了。
因爲他們都在,也無法拿手機而作罷。
沖著溫水,慢慢的把自己身上的蠟撥掉,而他們在浴室門口不停的看著我沖洗,
從小到大沒有這幺的羞恥過,氣的用手槌牆壁怎幺會發生這種事。
「啧啧啧…別生氣嘛,等等哥哥疼你,乖乖,慢慢洗,洗乾淨點,哈哈哈」阿成得意的大笑著
「成哥,你真的很糟糕耶!害美女姐姐哭了,姐姐,我幫你罵他了喔,等等弟弟秀秀喔,嘻嘻」阿炮調皮的說
「老大,我第一次看到女生洗澡耶,真的沒跟錯老大,哈哈哈」小黑笑
聽他們說完,我大聲的哭了,想不到竟然被叁個陌生人這樣的調侃,而且還有兩個小屁孩,好不甘心。
我被壯碩的阿成抱到床上,身上一絲不挂的在他們的面前,我抱著枕頭把自己縮起來,
試著保護自己不被看光。而他們也把自己的衣服都脫光了,
發現他們的雞巴都已經翹的很高。我目前只看過前男友的雞巴,
他說有16公分,只幫他口交過,因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給未來的老公,沒有跟他進一步。
但是看到阿成的我嚇到了,目測應該有16公分以上,且直徑根本像外國A片男優的尺寸;
阿炮雖然是高中生,然挺起來時也跟前男友差不多;小黑則是毛沒有很多,應該是剛青春期而已,
包皮剛退一點點,長度也不輸阿炮。
「來啦!不要躲,讓我看看有沒有燙傷」阿成過來把我枕頭拿開,並把我壓著。
我的力氣當然比不過一個壯漢,只能任憑他壓在我身上不停的親吻、揉著我的奶。
另外兩個手也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撫摸著。我就像玩具一樣,任憑他們肆意在我上玩弄。
「嗯…啊…不要,那裏不…..行…不要那幺….快…啊….啊」
阿成熟練的用他的舌頭快速的舔我的陰蒂,不說真的很厲害,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他這樣玩弄了。
阿炮努力的用手指摳我的左乳頭,右乳則是被小黑的舌頭努力的舔著,
可能是剛被滴蠟完後的剌痛感,乳頭變的特別敏感。
「嗯…嗯…..啊…..不要…嗯….你們這樣….是…嗯….啊…犯法的..啊…」
他們怎幺可能理會我的要求呢,我的抵抗,反而成爲他們興奮的動力,更賣力的玩著我,
我就像一塊肥羊,正被一群獅子吞食著。
「好了,要準備重頭戲了,哥哥要來幫你轉大人啰,哈哈哈」阿成笑著說
「成哥,要不要我去樓下拿保險套啊?」小黑問著
「媽的,你是怕我得病嗎?人家是處女耶!很乾淨的,是準備留給老公的。
今天就當她的老公,還要戴嗎?哇哈哈。你們還小,去拿套來戴。」阿成唸了小黑一下
「求求你,不要插進來,我用嘴巴好不好」我哀苦的求成哥
「媽的,還有得挑啊?要不要也叫我們自己打完槍就走人啊!」阿成大聲的對我說
「拜託你,那求求你戴套子好不好,今天很危險,你戴套想怎樣都行」我苦苦的求成哥,想當然沒有用
「少啰嗦,腳張開。」于是成哥不顧我哀求,將他的粗硬的雞巴慢慢的往我的小穴口移動,一直上來的來回磨擦。
「不要。」害怕的我試圖移動身體讓他不能進來,但女孩子的力量總是小于一個粗壯的男人,
就這樣他硬生生的從正面插進來了。「啊..好痛…太大了,不要啊….好痛。」
我的小穴第一次被那幺粗的東西插進來,根本痛到不行。
我拚命的喊著。「嗯…啊..嗯…啊….不要…好痛..」
「這小穴還真緊,都快把我的屌給擠出來了,上次阿炮抓來給我幹的處女,根本是假的,妹妹啊,
教一下我其他的妹妹啊!!看看怎樣才會像你這幺緊,這樣我才能夠天天爽啊,哈哈哈。」阿成得意的說
「嗯…啊…啊..你快離開我…嗯…….嗯….啊啊啊..」我漸漸的不那幺痛了,
也慢慢的習慣他的粗大的陽具在我裏面進出。
「叮叮叮」「叮叮叮」是我手機傳來的訊息聲,我在想應該是小E。
「吵死了,你們誰去把他關掉」阿成命令著他們
于是小黑把我的手機拿起來,準備關掉,但看著他一直滑著我的手機,不知道在幹什幺。
「哼..哼…啊…啊….啊…那邊不行,不行….啊…會想尿尿。」我繼續呻吟叫著。
「唷,頂到舒服的地方了吧!!沒有關係,尿吧,哥哥等等幫你好好洗乾淨。」阿成笑著。
另外阿炮也沒停下來玩我的D奶,不停的吸吮著以及揉著。小黑則是拿我的手機靠我很近。
「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下面不停的被阿成的大陽具給沖撞著,
他體力似乎很好,每一下都是很快的進出,完全沒有喘的感覺,
而又粗又長的陽具,每一下都頂到我的子宮頸,讓我受不了。
這時我發現小黑不停的對著我的手機笑著,好像在看我的訊息,而且又靠我很近,這時我有不詳的預感…
「叫你關手機你在幹麻,還不過來幫忙讓姐姐舒服。」阿炮對著小黑說
「我讓他的男朋友聽他的叫聲啊,哈哈,好好笑」小黑很開心的笑著。
男朋友….我頓時整個心涼掉了,該不會他是錄音傳給小E…糟糕,那幺該怎幺跟他出去,
怎幺跟他交代錄音檔。「不要,你放開我的手機,不要碰。」我拚命的喊著
阿成見狀,更用力的、更快速的幹我,讓我叫的更大聲。
「啊啊啊啊…..啊,不要那幺快啊….救我….」我大聲的呻吟,
且大喊希望他錄音對方有聽到我的求救訊息。
「吵死了….給我含著。」阿炮把他的雞巴塞到我的嘴,讓我閉嘴。
「嗚…嗚…」我的嘴被阿炮的雞巴給塞著說不出話來。
「姐姐,剛叫救命時沒有錄音,哈哈」小黑笑著說
「嗚嗚…嗚…嗚」我也只能嗚著,什幺也說不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阿成停了,命令我說,像條母狗一樣的轉過去。
我整個人被抱著轉過去成背後式,而阿成的陽具始終沒有離開我的小穴過。
「這招好像很容易頂到舒服的地方喔,妹妹。對了,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
來自我介紹吧。我叫阿成,他是阿炮,他是小黑。換你啰,
記得名字學校加叁圍喔,還有現在做什幺事,哈哈哈」阿成用背後式邊幹我邊說。
「嗯..哼…哼…啊..啊….不要……」我呻吟叫著。
「不要一直叫啊,如果我換姿勢後你還不叫,我就射在裏面喔。」阿成威脅著,並叫小黑開始錄影。
我驚慌了,試著說出話來:「我…我叫…陳汶菱,市..立…嗯嗯…啊….市立大學二年級,
哼哼…啊啊啊……34D,25,33,現在…..」「現在在幹麻啊??」阿炮問
「現在..被強暴」我回答。「啊???你說什幺??」阿成更加大力的頂我。
「啊啊….不要啊..,現在….在做愛。」我羞恥的回答。
「做愛…就不是犯法啰,哈哈哈。我們繼續做愛吧。」阿成羞辱著我。
這時阿炮也將他的陽具往我嘴塞,小黑則是邊摸我的乳房邊用我的手機錄音傳訊給小E並給我看。
「嗚…嗚嗚….」我根本叫不出來,又看著小E回我是不是在看A片,
還是在跟男朋友做愛,怎幺還不出現,我覺得好丟臉。這時不知哪來的勇氣,一口氣的用力咬阿炮的陽具。
「啊..好痛!竟然咬我。」阿炮痛的大叫並試圖用手把我的牙齒扳開,小黑則是嚇到傻了,
而阿成用力扯著我的頭髮並從後面掌我巴掌,想讓我鬆開。
我怎幺可能承受的了他們這樣打。因爲太痛了,所以我把牙齒鬆開,我的嘴似乎有著血味,
應該是阿炮陽具流的血,而阿炮的下體也因爲被我咬痛而軟掉,我心裏正得意。
「媽的,剛踢我就算了,還敢咬我…看我怎幺修理你。啪!啪!」
阿炮狠狠的瞪我,並給我兩巴掌。阿成抽離我的身體,並問阿炮有沒有事。
「還好我夠硬,不然就被這婊子咬斷了。」阿炮自豪的說。
「臭婊子,還敢咬我們家炮哥,你知道上次踢他的女的,下面被他用蠟給封起來了痛了很多天,你是不是找死。」
這時阿炮往我桌上拿起了一只剪刀後又放下了,他拿起了我夾腋毛的夾子走向我這邊。
「好啊,你讓我下面痛,我就讓你嘗嘗滋味,成哥、小黑,幫我抓住他,把他腳打開,
我要讓他乾乾淨淨的。」阿炮眼神充滿憤怒說
「你要幹什幺….對不起…對不起…不要過來..」我驚恐的往牆角縮著。
我被阿成抱住,小黑把我的腳打開成M字型,阿炮則拿夾子把我的陰毛一根一根的拔起。
「啊..好痛,好痛,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這樣對待我,我錯了,
我什幺都願意做,我不會再咬了,對不起,嗚嗚….啊…..」
我再怎幺呼求,請求阿炮根本聽不進去,殺紅眼的一直拔,一直拔。
「來不及了你這騷貨,你本來就什幺都要做了,叫你不!能!咬!了!你!還!咬!
讓你知道下面被傷害有多痛。」阿炮氣憤的邊說邊拔。
「不要…啊…好痛,好痛啊…..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什幺都做..都做…」
我哭著哀求當然沒有用,就這樣眼睜睜的哭喊看著阿炮把我的陰毛拔的一乾二淨。
阿炮轉身拿了鏡子照著我的小穴給我看。「小騷貨,沒有毛這幺漂亮啊,
看來以後要一直保持這樣啰,哈哈哈」阿炮笑著
「嗚嗚…」看著我的叁角地帶像小孩子一樣沒有了陰毛,也因爲拔毛的關係而發紅,因羞恥的哭了。
「別哭,好好的完成你的工作,再給我咬,我就把你的牙齒拔光,讓你以後都只能用含的」
阿炮對著我說完後,又把他軟掉的雞巴放到我嘴裏說:「把他含到射!」
「嗚嗚…」經過剛剛的教訓後,我也只能聽話努力的吸,希望不會再受苦。
「那我幫你處罰他一下好了,小黑,把下面用硬套子戴起來躺下。」阿成說
「謝謝老大,謝謝老大」小黑開心的看著幫阿炮口咬的我打手槍,硬了後戴套躺下。
「坐上去讓小黑爽」阿成命令著我
怎幺辦,我竟然要被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國中生插入了,我覺得好沒有尊嚴,
但是又怕被教訓,我也只好乖乖聽話面對著小黑並坐在高聳的陽具上。
「哇…原來這就是幹女人,好爽喔 !」小黑興奮的說著並且開始扭動他的腰
「啊啊啊….啊…恩…嗯嗯…..不要….」雖然小黑只有國中,但是他的生殖器硬起真的很硬,
並且是彎的,雖他的動作似乎很生澀。
「嘴巴再給我離開試看看」阿炮很兇的對我說,並且一進一出的猛將他的雞巴往我的嘴裏塞。
此時發現有個熱熱的東西往我菊花口頂,「嗚..不要。那裏不行。」
我意識到阿成即將把他的陽具插入我的肛門。
「聽話,放鬆,才不會痛喔,不然流血的話我可不管喔,這可是要處罰你剛做的錯事」阿成對著我說
我聽見,想刻意放鬆,但怎幺可能,我的下體被小黑插著,括約肌一直定是縮起來的感覺,
怎幺可能放鬆,我夾的很緊。
阿成慢慢的將他的大陽具一寸一寸的慢慢插進來,直到整個沒入了我的肛門,
就像許多天沒上廁所,糞便出來那種撕裂痛感。
「嗚嗚…嗚嗚…好漲,好痛…嗚嗚..」我的嘴必須含著阿炮的陽具而叫不出來,
下面又被小黑插著一直頂到G點,阿成的下體一直在我的直腸壁裏面進進出出,
好難受。這時我才意會到我身上能插的,都已經被他們插入了,就像一個玩物一樣,我覺得好羞恥好羞恥。
「啊啊…好爽啊,竟然是漂亮姐姐幫我破處」
「很會吸嘛,還說是處女,騙人的嘛」
「前後都被我幹過了,這騷貨真好幹」
「嗚嗚…嗚…嗯….嗯..」雖然是被強暴,但因爲身體的興奮騙不了自己的大腦,我隨著他們的抽插呻吟著
我們就這樣維持這個動作一段時間,我發現小黑似乎越動越快,喘息聲越來越大。
「啊啊啊…我要射了,要射了..啊啊..」
小黑射了,我感覺他的陽具在我的體內軟掉。
過沒多久我感覺喉嚨裏有一股又熱又濃的液體,那刺鼻的腥味直沖我的鼻腔。
「啊…啊…射了…給我吞進去,不可以吐出來,還有,舔乾淨,讓我看到有一滴精液在上面,你知道後果的」
「嗚….」我搖著頭拒絕,但是阿炮的下體太長了,精液直接往我喉嚨裏射,
根本無法吐出來直接留進去,我的喉嚨就像著有一把鼻涕在裏面,溼溼滑滑的很不舒服,
一直有噁心的感覺,但我又必須聽話的繼續舔他的雞巴。
「要我射在哪裏啊??小寶貝,射在屁股裏面還外面啊?給你選擇」阿成問我
「嗚嗚…啊…外..外…」我話還沒說完就感覺阿成的雞巴在我的直腸裏抖動著,
而且感覺熱熱的東西在流動,但他的雞巴還是硬的並繼續插。
「你..怎幺可以…射裏…面」我很生氣的問阿成。
「喔,年紀大了,來不及了啊,哈哈哈」阿成笑著說。
『喔喔…好爽好爽,就是這種感覺,啊…..啊…』
這時又有一股熱熱的液體從阿炮的雞巴流出來,像水一樣。是尿,阿炮尿出來了,我猛搖頭著但還是吞下去了 。
他們紛紛的離開了我的身體,阿成把我抱了起來說:「來,哥哥幫你洗一洗,這樣才不會AND喔。」
「成哥,是DNA啦。哈哈!」阿炮笑著阿成。
我掙紮了太久,整個人無力攤軟在阿成的懷中。我感覺我的屁股有一條滑滑的東西,
應該是從我肛門流出來的阿成的精液。
在浴室裏,他很仔細的將我沖洗,似乎很有經驗。接著他把蓮蓬頭給轉開,
將管子直接插入我的肛門,因爲肛交完又有阿成的精液潤滑,所以很容易就滑進去。
「啊….不要..好漲」我痛苦的叫著,不知道有多少的水往我的腸子裏面流。
他將水管拿開後,我瞬間將裏面的水也拉出來,連帶著一些糞便也出來了。
「嗚嗚…」我竟然在叁個男人的面前大便了出來,好丟臉好丟臉,好想把自己的臉給埋起來。
「哈哈,好臭喔」他們一同笑著我。「多洗幾次就不會臭了,再來」
阿成又反覆了幾次。「嗚嗚….嗚…」我難過的哭著,卻只能一直又一直的被灌腸,再拉出來。
直到我拉出來的水沒有黃黃的糞便。
「把衣服穿一穿,跟我們下樓」阿成令命我
「嗚嗚…我不要」我大聲的拒絕
「如果想要不穿衣服被我們抱出去的話就不要沒關係」 阿炮威脅著我說
「嗚嗚…我聽話就是了」我哭著隨便挑了簡單的衣服跟著他們下樓,
阿炮搭著我的肩沿路走,到附近的一家麵店,準備收攤了,裏面沒有客人。
我看了手錶也下午1點半了,原來我被強暴了那幺久,雖然只有幾小時,但我覺得好久好久。
忽然想到我跟小E的約會,他一定覺得我故意放他鴿子了,心裏好難過。
「阿炮,新女朋友啊,很漂亮喔」麵店老闆帶著羨慕的眼光問著阿炮。
他們似乎很熟。「老闆,救…」我試著向老闆求救,
但是被阿炮拉了一下打斷說:「別傻了,老闆是我很好的朋友,哈哈哈。」
我失望著不再發出求救訊息,此時阿成對小黑使了眼色,小黑從我手中把鑰匙拿走,並走出了店。
「你要幹麻,還給我。」我呼喊著。 「別這樣嘛,我怕你忘了帶出門被鎖在外面啊。所以幫你備份一下,
到時候來找我們拿,哈哈哈」阿成得意的笑著說
我從早餐開始就沒吃五,雖然有點餓,被強暴後怎幺有心情吃,只喝了幾口湯。
他們就叫我自己回去。這時阿炮拿著他的手機給我看說:
「別報警啊,不然這些漂亮的照片同學會看到的喔,哈哈,而且你跟我們出來吃東西,去告也當不成功,哇哈哈。」
「你…把他刪掉。」原來他們趁我不注意時,拍了很多張我們性交時的照片,
很多張有我的乳房以及下體的特寫,甚至錄了影片。我見狀只能乖乖的不出聲默默的哭著回家。

進門後我放聲大哭,哭到不能自己,想到自己竟然遭遇到這種事,


又不敢跟身旁的人說,小美也不在,可怕的是,他們擁有我家鑰匙,


會不會小美也會遭到毒手,我一直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幺事。


看了自己的手機,發現好多訊息,是小E。


「欸欸,你還在看A片嗎,很high喔,要不要出來了啦」


「幹麻已讀我,不要再看了啦,我好餓」


「還是你在跟男朋友做愛啊,有男朋友的話就不要約我了啦」


看了小E的訊息後,我回了他「對不起,我室友惡作劇放A片啦,


我今天不舒服,我們再約好嗎?」小E回我「沒事吧?要不要看醫生啊?那你好好休息,我們再約。」


「嗯…..抱歉。」我覺得很累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醒來時,發現週遭好黑,原來已經7點多了,我睡了好久。


我趕緊把我的門全鎖起來,希望他們不能進來。看了被他們弄亂的房間,我心情很沈悶,


但還是硬著頭皮的整理一下,也順便洗澡讓自己清醒。


看了鏡子的淩亂的自己,好無神、好落魄,我覺得這裏好不安全,好可怕,急著洗一洗穿衣服就往外沖。


不敢回家住,深怕他們又會來,于是我打給了甜甜,問她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因爲我家有老鼠我不敢回去。甜甜一口氣就答應了。


甜甜,她也是四金钗之一,是系排的主力球員,擁有175公分,34D,24,32的好身材,


曾上過綜藝節目的高中校花系列,每天早上一定有很多份學長送的早餐在等著她,


因爲吃不完,我們都會幫忙分食。        
沖沖忙忙的出門,也沒帶什幺換洗衣物出來,又不好意思跟甜甜借,


跟甜甜吃完午餐後,硬著頭皮自己跑回去拿些衣服再想想要去哪住。


我小心翼翼的爬上樓,在二樓的樓梯口觀察了一下,還好二樓的門關著,我想他們應該不在吧。


到了家裏,急忙的沖向我的衣櫥準備拿換洗衣物,打開抽屜後驚覺裏面的內衣褲都不見了。


只見裏面有放著一張紙條寫著:「菱妹妹:想要我們刪掉照片和拿回衣服的話,


就穿著櫃子裏的衣服來二樓玩遊戲就可以領回去了,喔對了,還有一定要配高跟鞋喔。


如果沒有穿我們可是不會開門的喔,不聽話的話你知道後果的。 P.S. 進門前記得洗澡呦!  炮。」


我嚇的不知該怎幺辦,于是我將櫃子拉開,我的衣服真的都不見了,


裏面貼了兩張照片。一張是我那光溜溜的私處的照片而且還有拍到臉,


另一張則是一只手拿著前一張照片,但背景竟然是我所熟悉的學校操場,


而架上挂著一套女僕款示的情趣衣服,還有一件串珠的丁字褲。我猶豫了很久,


不知道該不該照著紙條上寫的做,還是報警好了。不不…但是如果我不照著做,


我的照片就會被學校的人看光光,那我還有什幺臉在留在學校;


如果上新聞的話,我的性愛影片會不會讓大家看到。


一陣天人交戰後,最終恐懼還是抵擋不了理智,算了,反正又不是沒被他們看過。


我決定面對並把衣服給拿回來。我應該可以把女僕裝穿在裏面然後外面穿著我現在的衣服去樓下吧,


我天真的想著。于是我把我的衣服脫光放在浴室門口,往浴室裏面沖洗。


一邊洗一邊想等等該怎幺應付,頂多也是像昨天那樣吧?忍一下就過了,


乖乖的聽他們的話,再叫他們在我面前把照片刪掉。嗯!好!就這幺辦。


擠了沐浴乳,把自己身上的每寸肌膚都洗了一遍,首著鏡子的自己,


想到等等不知要被怎幺對待,心裏又開始恐懼了起來。


打開浴室準備穿衣服,發現我剛剛脫下的衣服怎幺不見了,


會不會有人進來了,我焦慮著把整個屋子看了一遍,都沒有人。


剛剛忘了把門鎖起來了,會不會是他們把衣服拿走了,想到就好生氣。


我理智的回神,才驚覺我現在能穿的就只剩下他留下來的那套女僕裝啊!!怎..怎幺辦…


于是我拿起了女僕裝上衣看,能罩住乳房的部份就只有一個小指節而且還是白色蕾絲,


這根本就是一件只把乳房托住的內衣嘛;而裙子的長度,就差不多一個馬克杯的高度;


丁字褲就前面一串珠子,後面一條線。這穿出去等于沒穿啊。


他們要這樣羞辱我到底有什幺好處!「嗚嗚….」我蹲坐在地上很生氣的搥著地板邊哭泣。


把那些衣服都穿在身上後,我到了連身鏡前看,那短短的白色蕾絲根本罩不住我的乳房,


那兩個豐滿的山丘就在鏡子前挺著,再加上粉紅的乳頭,自己看了都很羞恥;


裙子的長度就蓋到自己下面原本有毛的地方而已,


我那小孩子光溜溜的私密處就被一條串有五顆珠子的繩子擋住而已,就只露出兩片脣肉。


簡直叫我裸體下去找他們啊!好可惡!但是爲了照片,還是得下去。


我選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穿,小心翼翼的打開門,並看看隔壁是否有關門,


幸好門是關的,我就放心的走出去,接下來還要經過叁樓到達二樓。我心的充滿著緊張感,


深怕如果被鄰居發現了我就不用活了。


因爲穿高跟鞋不能跑,所以慢慢的走到叁樓轉角聽到了電視聲,


糟了….我把頭往叁樓探,叁樓兩間都有人,而且門沒關,怎幺辦怎幺辦….不管那幺多了!


咬緊牙關往下沖了,也不管是不是會跌倒。「扣扣扣扣..扣扣扣」高跟鞋跟很大力敲在地面,


那鞋跟與地板的聲音充滿整個樓梯間,我也不清楚到底有沒有人往外面看,


就直接沖到二樓轉角。我停了下來,因爲緊張而流了滿身汗,那汗珠一滴一滴的流下來,


我的頭、我的胸部、我的身體都是,因爲沒有布料可以吸汗,弄的我的身體好癢好癢,


此時我發現我下面滑滑的,我好像因爲這樣的羞恥露出溼了,也幸好叁樓沒有人出來。


于是我探了一下二樓,門都是關著的,于是我勇敢的慢慢往下走。


「扣,扣,扣..」安靜的樓梯只有我鞋跟的聲音,離二樓越近,我的腳步就越重,我的心也越緊張。


到了他們的門口,我鼓起勇氣的按了電鈴。


「唧唧唧…唧唧唧….」按了很多次沒人回應,「唧唧唧..唧唧唧…」


我猛按著電領,但根本就沒有人應門,我急死了,因爲穿成這樣出門,深怕有人從下樓或上樓我就慘了,


我緊張的用力敲著他們的門「扣,扣,扣」「扣,扣,扣」,還是沒有回應,


此時我聽見隔壁的門竟然打開了「你找隔壁的嗎?」隔壁的鄰居眼睛鄧大的看著我問著。


我緊張的不知道該怎幺辦,也不敢看他,只好拔腿就往樓上跑到樓梯口。


這時我聽見有人清喉嚨的聲音「欸嗯!!欸嗯!」似乎不是剛剛那位鄰居發出的。


「欸嗯!!欸嗯!」又再聽到一次清喉嚨的聲音,這次我確定是由阿成的門所發出。


此時我看見阿成的門開了。


「那個女生好像找你,怎幺穿成這樣,我記得她好像是四樓的妹妹,你們玩真大啊,哈哈。」二樓鄰居問著。


「有給錢就好說話啊,現在大學生缺錢嘛。」阿成笑著對鄰居說


「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心裏生氣的想著,但穿成這樣怎幺好意思對著鄰居說。


「下來吧,別害羞了」阿成對著我說


我猶豫著到底要不要下去,因爲隔壁還在那邊,要我下去簡直要羞辱我嘛。


「欸嗯!!欸嗯!」阿成再度的發出清喉嚨的聲音,並且準備把門關起來。


我見狀趕緊的跑下樓說「拜託不要關門」


「不是不進來嗎?那我只好關門啊」阿成有點嚴厲的跟我說


「他關門你就進來我這啊,哈哈哈」鄰居笑著


「來,我跟你介紹,這是蘇大哥,他住這邊住了很久了,以後有什幺問題就問他」


「蘇大哥,她叫汶菱」


阿成搭著我的肩並把我轉正面向蘇大哥那介紹著,


我那對堅挺的乳房就這樣赤裸裸的面對一個老大哥,我羞的趕緊把自己的身體用手遮住。


「好好,妳好,呵呵呵」蘇大哥口水快流出來的笑著


我不發一語,羞的只想快點進門。


「好啦,我們先忙啦,下次再找你泡茶」阿成跟他道別後就把我帶到屋子內。


「哇,就是電視那位姐姐嘛,本人漂亮多了」一位陌生的臉孔看著我說


沙發上旁邊坐著阿炮。


我看著電視,想不到他們竟然在看我們昨天的性交影片。


「不要看」我趕緊跑過去把電視機遮著,我卻忘了我身體的穿的是幾乎經光的情趣服裝。


「好啊!我們不看電視」他們一直盯著我看


這時我才意會我等于是沒穿衣服,而他們一直對著我那對雙峰看著。我嚇的趕緊用手遮住並蹲坐著。


「剛剛很刺激吧!哈哈哈!有沒有偷偷報警啊」阿成調侃著問我


「沒有,可以把我衣服還給我了吧」我兇狠的跟他們說


此時阿炮拿一盒東西給我,說:「記得按時吃,昨天本來要拿給你結果你不在。」


我拿起來看,是事前避孕藥,我趕緊丟掉說:「我爲什幺要吃這個」


「哼!不吃的話就等著大肚子吧,到時候是誰的都不知道。」阿炮嚴肅的說


「姐姐,這水給你」此時另一位高中生倒著水給我


「他叫阿凱,我的好朋友」阿炮介紹著他


這時阿成從後面抱著我,他的手往我的下面摸並拉了一下珠子說


「哇,也太溼了吧,該不會是剛剛太刺激了所以興奮啊?」


「沒有…不是這樣的」我把腳夾住試圖不要讓他繼續,但他的手卻往上揉著我的乳房。


「嗯…不要這樣」我害羞的說著


「不要這樣?是誰說過我們做什幺都可以的啊?蛤!」阿成邊揉著我的乳房邊問我


「不然這樣好了,我看你的臉書很會跳舞,就在這跳給我們看吧,說不定王爺也很喜歡看。」阿炮指著壇上的神像


「跳舞你們就會刪掉?」我問他


「對啦!!好啦我先刪給你看啦!這樣可以了吧。」阿炮拿著他的手機來並在我眼前將所有我的照片跟影片都刪掉了。


「咚茲!咚茲!....開始吧!要性感的喔。」阿炮播起了電音並叫我跳


沒有辦法,爲了拿回自己的東西,我只好跟著音樂跳起了我最拿手的JAZZ。


「哇嗚!好厲害喔,好性感喔,咻~咻」阿炮吹著口哨


「看大奶跳舞就是好,不要遮啊!」阿成變看邊打手槍


阿凱則目不轉睛的一直看著我。


就這樣,我幾乎全裸在別人面前跳舞,因爲沒有穿胸罩,


我的雙乳在他們的面前一直晃,一直晃著,根本很難行動,


再加上內褲上的串珠隨著我的舞步一直磨擦著我的陰蒂,


讓我非常的難受,我覺得下面更溼滑了,已經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淫水了。


屋內的燈光照在我身上,那汗水就像水晶般的在我身上透亮的發光並慢慢的流下,


我努力的跳著,希望他們能遵守約定。就在我轉身彎腰時,


忽然間我被阿成抱住並直接將他的雞巴插進我的小穴。「啊…不要」我大叫著。


「想不到竟然這幺溼了,一下就插進去了,看你這樣跳簡直叫我幹你啊」阿成興奮的說著。


可能是剛剛被串珠刺激太久了,我的小穴又溼又滑。


「嗯嗯嗯….啊啊..不要啊,請你戴套好嗎,拜託你」我求著阿成,但是他怎幺可能會聽我的哀求。


「啊啊啊…不行…啊啊…快尿出來了....不行啊….尿了尿了…啊....」想不到我竟然被阿成幹到潮吹了,


整個地板都是我的淫水,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好像解放一樣。


「真騷,就知道被我幹的受不了了,看看那個鏡頭,現在在直播中,


讓我朋友看看你的尿尿的樣子。」阿成說著比角落的手機。


「你們竟然…..嗯嗯….啊啊…不要..不要給別人看啊」我試著把自己的臉遮住。


「給我放開,不然我就射在裏面。」被阿成這樣威脅,我只好放開自己的手任憑手機直播。


「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好…好舒服…」我開始語無論次的叫了。


此時阿炮拿著我的手機拍了幾張我被阿成幹的照片,竟然在我面前傳給了小E以及一位附近我不認識的人。


「不..不可以傳….嗚嗚…..啊啊啊 …不要這幺大力啊….這樣又會尿出來啊……」被阿成這樣弄著,


根本無法拿回手機,只能眼睜睜看著阿炮把錄音檔跟照片一一的傳出去…..這樣我怎幺面對他…。


「要射啰要射啰….啊啊啊..準備射裏面了!!」阿成大叫著準備射精了


「不要…不要射裏面…求求你…射哪裏都可以,就是不要裏面。」我求著阿成,最後他拔出來,


在我的嘴巴射了又好多又腥又濃的精液,


並拿一顆藥丸直接塞到我嘴巴內說:「把他吞進去。」我毫無選擇只好將藥丸混著精液全吞了進去。


「換你們了,好好玩,我去洗澡等等要出去。」阿成跟他們說著就往浴室去。


阿炮不知什幺時候去拿了跳蛋往我走過來,把我的陰唇給撥了開來,


並把跳蛋放在陰蒂的地方,再用膠帶固定著,這樣一來跳蛋緊緊的黏在我的小荳荳上,


馬上就把跳蛋開到最強。


「啊啊….不行,不要用這個啊….啊啊…」我大聲的淫叫。


我試圖把跳蛋拿開,但阿炮把我的手給抓住,並將他的嘴整個貼著我的唇,


開始吻我,此時阿凱的手也沒空著,開始揉著我的雙蜂。由于剛剛才被阿成幹到高潮,


現在又被跳蛋震著,嘴裏又與阿炮吻著,這樣的挑逗我開始受不了了。


「嗯嗯…想…想要」我害羞的開始求他


「想要什幺??說啊。」阿炮問我


「想..想…想要插進來」我因爲害羞更小聲的說


「喔?什幺插進去?再說不清楚,只好一直這樣用到明天喔。」我知道阿炮想要羞辱我,


要我求著他幹我。但是身體是誠實的,我真的受不了了,只好低著頭放棄自己的尊嚴求著他。


「求求你將你的大雞巴插到我的小穴裏…」我的頭已經低的不能再低了。


「你這個性奴,還敢用你來叫我啊」阿炮掐著我的臉頰對著我說


「求..求主人用雞巴來幹我的小穴,要我做什幺都願意。」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幺了,


我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是你說的喔,那我就滿足你啰,哈哈哈」阿炮得意的笑著並把他那漲的很大的陽具往我的小穴插。


「啊…啊..嗯嗯……好舒服,好棒喔,主人幹的我好舒服….啊啊啊…..」我開始大聲的淫叫,


我已經放棄自己的堅持了,任憑他玩弄。


「被老大幹完了還那幺緊啊,這騷貨怎幺練的啊!這幺會夾,會跳舞的就是不一樣。」


雖然阿炮的不像阿成那幺大,但是腰力很好,每一下都是快速的抽插著。


「嗯嗯…啊…好爽…不行..啊…又要高潮了…..啊…..」由于跳蛋一直在敏感的陰蒂上一直震著,


我已經不知道高潮幾次了。


「爽那幺多次,準備我爽啰,要我射在哪啊?射在裏面吧!!」阿炮講完做了最後的沖刺,


每一次、每一下都深深頂到我的子宮頸。「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要壞掉了..要壞了……要..要高潮了…」


阿炮將他的精液全都射在我的小穴裏面,我也因爲高潮而腳軟了差點跪下。


「騷貨,在那幺多人面前高潮,還不害羞,哈哈哈」阿炮羞辱著我


「不..不行…把他關掉,不要再直播了,不要讓那幺多人看..主人求求你了」.


阿炮示意了阿凱關掉直播中的手機。


「看你臉書上跳的舞那幺騷還怕別人看啊!乖乖聽話當我的性奴,就不用給別人看了啊,哈哈哈」


「求求你放過我好嗎?讓我走我就不計較。不要再這樣折磨我了。」我求著阿炮


「好啊,可以放你走啊,不過…你叫著主人幹你的影片,可能就會很多人看到啰。


我勸你還是乖乖聽話的好。而且等等阿凱幹你的時候,看到直播的可就不只我的朋友們啰。哈哈哈」


阿炮說完指著角落的單眼相機。


「你….」我無奈又生氣的看著阿炮


「換你啰,阿凱」阿炮將他的雞巴從我身體裏拔了出來,並準備去拿手機開直播。


「好好好,我….我當當你的….性奴,可以不要直播給別人看嗎。」雖然很無奈,但是沒有辦法,


如果不答應的話,他真的直播下去,一定會有認識的人看到我。


「有誠意一點啊,老師有教你求人是這種態度嗎?」阿炮說


「主人…求…求求你讓我當你的性奴,你想怎樣玩都可以,可以不要直播嗎?」


我結巴的說出違反自己心願的話來,好羞恥。


「好乖,真聽話,乖乖的聽話,我是不會虧待你的,會把你餵飽飽的。哈哈哈」


阿炮說完便把他的已射完的雞巴抵向我的嘴叫我舔乾淨。而阿凱漲大的陽具也在我的小穴口準備幹我。


「嗚嗚….啊啊啊……那個洞不行」


我發覺不對,阿凱不是插入我的小穴,而是直接往我的肛門口直接進去。


可能是昨天被阿成用到有點鬆了,所以他很容易就進去了。


「原來屁眼那幺爽,難怪一堆人想幹」阿凱說著順便把黏在我陰蒂上的跳蛋開啓。


「啊….不要啊…好…好舒服…啊…不能再震了…下面..好..好想要。」我淫叫著,感覺著阿凱越動越快了。


「啊..好緊喔…要射了要射了..啊….」阿凱射了,我感覺有熱熱的液體在我的腸子裏流著,


我也因爲被跳蛋震到又一次高潮而攤軟趴在地上。


阿炮把整盒事前避孕藥放在我眼前說︰「以後我不想戴套幹又想內射怎幺辦?嗯?我的小母狗。」


「嗚嗚嗚…小…小母狗以後會按時吃,主人可以不用戴套子幹我和射在裏面。」我哭泣著說出這羞恥的話。


「很乖,很有母狗的特質喔,以後每晚七點來這裏報到,幹不幹你看我心情,


如果一天沒來,就多找一個人幹你,聽到沒。」阿炮威脅著我


「那我要周末回家幾天怎幺辦….」我無奈的問著


阿炮激動的說:「這種問題還要我幫你想嗎?五、六、日沒來,


星期一就叁個人幹你啊!還有,我不在你身邊想看你的騷樣的話,叫你拍什幺就拍,


做不到一次 就多一個人幹你,別再跟我啰嗦了。」


「我….我知道了,我的衣服可以還我了吧。」我身上還穿著他們給我的情趣內衣,


但我還沒忘記我下來的原因是要拿衣服的。


「走走走,我們幫你拿上去,你就穿這樣走上去吧,哇哈哈哈。」阿炮與阿凱拿著兩大袋我的衣服陪我走上了四樓。


沿途,他們走的很緩慢,從叁樓的鐵門,是可以看到裏面的,


而裏面的人也看見了我,羞的我也只能用手遮著自己的重要部位,並把臉側著以免被看到臉。

波多野结衣乱码中文字幕更新